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延禧攻略在线阅读_魏璎珞小说全文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笑脸猫

类型:言情

大小:12.4MB

时间:2018/07/23 11:42:08

内容概述:《延禧攻略》是由“笑脸猫”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

手机APP阅读 15484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延禧攻略》是由“笑脸猫”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魏璎珞,小说讲述的是魏璎珞为了查明姐姐的真正死因,潜入皇宫,成为一名宫女,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生了许多的故事。

延禧攻略

第一章:劈棺

义庄的大门开了,一杆纸糊灯笼从外头伸进来。

灯笼带进来一双脚。

细看那双弓鞋,弯弯似三寸,白底绣并蒂莲,在一张张棺材前走走停停,最后停在一方薄棺前。

“瞧瞧这里都是些什么人。”一声哽咽,“客死异乡的异乡客,没钱下葬的穷苦人,横死的妓女……姐,你我怎会在这种地方再会?”

命薄如纸,故而死了都没一口厚实些的棺材。

年久失修的义庄内,搁着的是一口口透风的薄棺,但有好过没有,总比一张草席强得多,不至于还没下葬,就先供虫鼠饱餐一顿。

“他们都说你没资格葬入祖坟,只配跟这群人躺一个地方。”一只惨白的手落在棺材上,轻轻的摸索片刻,最后喃喃道,“我不信他们的话,姐,我要你亲口告诉我真相……”

“轰!”

纷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紧接着义庄大门猛然被人推开。

撞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柄高举的斧头。

“璎珞!住手!”一名中年男子惊叫一声。

“轰!”

斧头义无反顾的落下来,劈开了眼前的棺材。

“你,你在干什么啊?”中年男子楞了好一会,才颤着嘴唇道,“这可是你姐姐的棺材啊……”

一名白衣女子背对着他,背对着众人。

手里的斧头被她随意丢下,她弯下腰去,小心翼翼将棺材里的人扶起来。

“你们一会儿我说,姐姐是病死的,一会儿又跟我说,她是在宫里做了丑事,没脸见人才自尽身亡的……看。”她慢慢转过头来,对众人幽幽一笑。

棺材中的女子靠在她的肩膀上,脖子上隐约一双黑色蝴蝶。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只大手留下来的淤痕,张开的大手,似两张黑色翅膀,诉说着一种名为谋杀的死亡。

“你们都看见了吗?”白衣女子——也就是魏璎珞搂着棺中女子,对众人笑道,像是终于找到了真相,恨不能立刻说给全天下听——恨不能立刻沉冤昭雪给天下听,“看看她脖子上的手印,告诉我,一个人,该怎么把自己给掐死?”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甚至没人敢直视她们两个的面孔。

近乎一模一样的面孔。

魏璎珞,魏璎宁,因其颜色姝丽,气清如莲,故被称作魏氏一族的并蒂莲。

如今这并蒂的莲花,一死一活,棺材中的那个,也不知道生前服过什么灵丹妙药,死后居然还留有七分颜色,穿着出宫时的衣裳,柔柔弱弱的依靠在妹妹肩头,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俨然一个活人。

而活着的那个,眼神反而似个死人,黑白分明一双瞳孔,直盯得众人浑身发冷。

“难不成是冤魂索命,附在她妹子身上了?”不止一个人如此想着。

“爹。”魏璎珞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定格在中年男子脸上,收拢起笑容,“杀了姐的凶手是谁?”

“是……”中年男子似乎想说什么,但略一犹豫,最终咬牙道,“哪有什么凶手,她就是自杀的!”

其余人这时也回过神来,纷纷七嘴八舌。

“对,她就是自杀的。”

“一个被驱逐出宫,不贞不洁的女人,要是还不自杀,岂不是要我们全族人陪她一块蒙羞?”

“死得好,死得好!”

“姐姐品行不端,妹妹也好不到哪里去,居然干出劈棺这样的事,魏清泰,你管教的好!”

中年男子——魏清泰闻言一僵,急忙向前几步,来到魏璎珞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都是我的错,是我管教无方!”抽完,他一边卑微讨好着众人,一边将手往魏璎珞后脑勺上一拍,“还不快跪下,给各位叔叔伯伯们磕头谢罪。”

见没反应,他又重重一拍:“跪下啊!”

可魏璎珞跟一根竹子似的,不肯弯曲更不肯跪,就这么直愣愣的杵在原地。

“跪下!”众目睽睽之下,魏清泰只觉自己颜面不保,怒急之下,直接抬脚往她膝盖窝里一踢,“听不见吗?”

魏璎珞被他踢的跪下了,但很快又爬了起来。

“爹,你只会让我下跪。”她一手撑着地,一手撑着自己的姐姐,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乌黑的鬓发自两边脸侧垂下,遮掩了她此刻的表情,只有声音冰冷如冬天的泉,“但你知道吗?我给魏如花下跪了,她还是抢走了妈妈死前留给我的簪子,我给魏学东下跪了,他还是不顾我们是表亲关系,对我动手动脚……是姐姐帮我把簪子抢回来的,是姐姐打跑了魏学东……”

“……不就是根簪子吗?”魏清泰皱眉道,“镀金的,不值几个钱,没必要为了它伤了你们表姐妹的感情,还有学东……他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是你姐太当真了,还打破了人家的头。”

“……原来你都知道。”魏璎珞将脸侧了过来,只见一张清水出芙蓉似的脸上,湿漉漉一双泪眼,泪珠将滴欲滴,似花尖垂露,美不胜收,“你什么都知道,还要我跟姐姐跟人下跪。”

被抢的人是她,最后给人磕头道歉的是她。

被人非礼的是她,最后给人磕头道歉的还是她。

“我这全都是为你好。”魏清泰硬邦邦道,“难道非得为了一点小事……”

小事?

“不,对我好的只有姐姐!”魏璎珞冷笑一声打断他,“告诉你,我一直在等姐姐回来,她进宫之前跟我说,她一定会回来的,会带我离开这个魏家,离开你,去一个新地方,开始新生活,再也不让我无缘无故对人下跪……”

“宫里就是个随时随地给人下跪的地方!”这次换魏清泰打断她的话。

皇宫。

一入宫门深似海,正如山有高低,水有深浅,宫里的女人们也分为站着的,跟跪着的。

魏家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族,不过一包衣而已,姐姐纵有倾城之色,进宫之后也只能先从伺候人开始,换句话说,先从给人磕头开始。

“给谁磕头不是磕头,不如选个人,只给他一个人磕头。”

这个他,是他,还是她?

宫里宫外两个世界,魏璎珞不知道姐姐在宫中的境遇如何,也不知道她找了谁磕头,只知她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进去,然后冰冷冷的回来。

一起带回来的,还有她脖子上的黑色手印。

这手印的主人……到底是谁?

“……我要进宫。”魏璎珞闭了闭眼,再次睁眼时,眼中一往无前,“你不告诉我凶手是谁,那好,我进宫,我自己去查个水落石出!”

“胡闹!”魏清泰气得胡子都在抖,“你一定要步你姐姐的后尘吗?”

魏璎珞条件反射的看了眼肩头靠着的姐姐。

从小到大,姐姐都比她更聪明,更机变,更有勇气。

相比之下,她只是一个时时刻刻缩在姐姐身后,需要姐姐保护的小跟班。

连姐姐都没法在宫里活下来,她呢?她就一定能活到最后,并且查清真相……继而给姐姐报仇吗?

“……够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魏清泰放缓了一些语气,将手伸向魏璎珞肩上靠着的魏璎宁,“让你姐安息吧。”

安息?

眼看着魏清泰的手就要触碰到魏璎宁,义庄内却骤然响起一声尖叫,凄厉刻骨,仿佛被人一刀插进胸口,生生剜出来的一声尖叫。

“啊——”

几个魏氏族人头皮发麻,忍不住抬手捂住双耳,只觉得若不如此做,便有血水顺着这惨叫声灌进他们耳朵里。

魏清泰离得最近,被吓得后退几步,然后盯着眼前发出长长尖叫声的魏璎珞,略带口吃的问:“你,你又怎么了?”

“安息?安息不了的……”魏璎珞抱着姐姐冰冷的,甚至已经开始散发出淡淡尸臭的身体,尖叫过后的嗓子带着沙哑,哭着说,“姐姐安息不了的,我也安息不了的……”

众目睽睽之下,她又哭又叫,只不断重复一句话。

“我要进宫。”魏璎珞哭着喊,“我一定要复仇,让你安息……让我安息。”

既然是并蒂的莲花,自然并蒂而生,并蒂而死。

你既然逝去,我纵使还活着,也不过是一具日渐腐朽的行尸走肉。

唯有让你安息,我也才能一同安息。

“疯话,全是疯话!与其让你这么疯疯癫癫的入宫,给族里招来大祸,不如……”一个魏氏老人走到魏清泰身旁,以手掩唇,对他耳语几句。

魏清泰眼神复杂,听到最后,终是轻轻一叹,点了点头。

紧接着几条人影来到魏璎珞身旁。

她抬起头,有些茫茫然看着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几只大手一起朝她伸来。

数日之后,一面酒旗迎风招展,白酒入新杯,旁边佐几碟下酒小菜,一人喝着小酒,忽道:“下面是谁家在嫁女儿?”

几名酒客半倚栏杆,自上而下俯瞰街面,只见长街上一条大红色的迎亲队,在爆竹的噼里啪啦声中缓慢前行。

高头大马上,一名新郎官儿春风得意。

身后,跟着一顶小小的花轿。

风起帘动,一名酒客咦了一声,抬手擦了擦眼。

“咋了,风迷了眼?”旁边的客人问他。

“许是喝多了,眼花了。”那酒客放下手,有些迷茫道,“刚刚帘子吹开了点,我看见新娘子了……被五花大绑的。”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