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云清浅宇文煜小说_娇女嫡妃by疏影斜横在线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疏影斜横

类型:言情

大小:8MB

时间:2018/09/19 09:34:40

内容概述:《娇女嫡妃》是由“疏影斜横”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8560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娇女嫡妃》是由“疏影斜横”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云清浅宇文煜,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古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娇女嫡妃

第一章 枯梅寒雪

数九寒天,梅园里没有一丝烟火,满院梅树枯枝残落显得十分落败,几只乌鸦落在树枝上刺耳的叫着,让整个园子显得更加的凄凉。

云清浅斜躺在卧榻上看着窗外,身上的被子补丁摞补丁,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花色了,就算这样也有发黄的棉絮露在外面,她头发干枯花白,看不出是一个刚三十多岁的女人。

原本是寒梅怒放的时节,现在却是满目苍夷,这都要拜她那好妹妹所赐,剥掉了树干上的树皮,让梅树死了还矗立着。

叮叮当当的玉环声响起,不用回头她就知道来的人是谁,来看看她过的不好也就心安了。

“听说姐姐病了。”云流汐一个人进了屋子,眉眼含笑。

华丽的宫蓝色底襦裙,外披浅紫色福字纹样蜀锦。头上一套雀首点翠头面、颈戴三璜连珠、腰间金丝玉扣、足上烟缎攒珠锦鞋,整个人看着华贵无双。

云清浅抬头看了云清汐一眼,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吓的云流汐往后退了一步。

等云清浅再抬头的时候,干裂的嘴唇的挂着殷红的鲜血看着十分诡异。

“流汐,我已油尽灯枯,你可以结束了吧?”云清浅咬牙看着云流汐,这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纵然后来知道她们并不是姐妹,她也是当妹妹一样看,没想到会走到今天。

云流汐看到云清浅这样收起了之前所有的倨傲和嘲讽,转而有些凄凉:“云清浅,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你还想怎样?冬儿毕竟是臻王的孩子,若是臻王知道了,你……”

“哈哈哈……”云流汐的笑声直接打断了云清浅的话,突然之间目光变的有些阴狠:“你可知道臻王为何十年都没回来?”

云清浅愣愣的看着云流汐了。

“因为冬儿根本就不是臻王的孩子。”云流汐笑了起来。

“不可能!”云清浅突然暴起,死死的盯着云流汐。

她之所以一直忍受着云流汐的折磨,不过是想云流汐可以对她的孩子好一点。

“怎么不可能?”云流汐十分得意“我怎么可能让你的孩子在王府里享受荣华富贵,本以为你生的是野种臻王就会废了你,没想到臻王还把你留在王府里。”

“那我的孩子呢?”云清浅猛的扑过去抓住云流汐的手“你把他怎么样了?”

云流汐甩开云清浅粗糙的手:“你很快就可以和他团聚了。”

云清浅撞在一边的床脚上,额头流出的鲜血模糊了她的眼睛,她的意识开始慢慢的涣散。

对死的绝望变成了不甘,许多往事浮上心头变成了无数的疑问,她的父母、苏翰辰、修齐哥、念儿……一个个人的死去,身后好像都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姐姐?”云流汐慌乱的蹲在云清浅身边抓着她的手。

看着奄奄一息的云清浅,云流汐顿时慌了神,她恨云清浅,可是现在看着云清浅死去自己好像也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

云清浅死死的抓着云流汐的手,好像小时候抓着她的手一样,又好像抓着一把刺入自己心脏的匕首。

第二章 我去

云清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云流汐就反射性的抽出自己的手,难道她没死?云流汐还要继续折磨她?

“姐姐你终于醒了。”云流汐破涕为笑用手背擦了脸颊上的眼泪。

云清浅正要质问却传来了十分尖刻的声音。

“到了这教坊之中还装什么贞洁烈女,还真以为还是以前的大家闺秀呢?我告诉你,这里就人命不值钱,你想死也得先把今天来的贵人给伺候好了再死。”柳嬷嬷一脸的鄙夷。

“嬷嬷你不要生气,我姐姐真的不是寻死,真的是有人故意把她推入湖中的。”云流汐跪在地上哀求。

云清浅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好像是做梦一样,这是柳嬷嬷第一次逼她接待贵人,结果她却莫名的被人推入蝴蝶湖中,别人以为她是自己寻死。

她有些难以置信,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十五年前的事儿啊?

“哼,有人故意推入她如湖中?谁会故意推她?为什么要故意推她?别在这里狡辩。”柳嬷嬷一脸横肉十分凶恶的说:“没死就赶紧起来打扮,别一副死相,装给谁看啊。”

云流汐看着自己姐姐的样子,突然心一横:“嬷嬷,我替姐姐去伺候贵人。”

云清浅一个激灵,十五年前她父亲被人诬陷亲近敌国,他们云家被抄家流放,女子则被充入教坊,刚进教坊不久她就被逼着侍奉贵人。

那一次是她妹妹替她去的,她记得妹妹回来之后在床上躺了三天,眼睛看着屋顶充满了绝望,而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你?”柳嬷嬷打量着云流汐。

“我愿意代替姐姐去侍奉贵人。”云清浅咬牙,她自然知道去侍奉贵人是怎么一回事,此后她便如那娼妓一般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姐姐,却见姐姐愣愣的什么都没说,她眼眸里有几分失望:“姐姐现在这样去,说不定会惹的贵人不开心,到时候嬷嬷也会被牵连,不如我代替姐姐去。”

柳嬷嬷眼珠子在她们两个之间来回的打量,好像在考虑云流汐的提议。

云清浅还是愣愣的,刚才流汐回头看她的目光她看的真切,她明明不想去的,明明想她会说点儿什么的,可是当初她什么都没说。

当时她就沉浸在自己的绝望和痛苦之中,根本就没关心自己这个妹妹,没想到这个平时看着柔弱的妹妹,这个时候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至于之后的种种,她以前总说是造化弄人,现在才发现是自己根本没有好好活过。

“我去!”云清浅几分机械的开口。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确定她回来了,回到了十五年前她们刚入教坊的时候,以前她以为这是她人生最为的绝望的时候,可是现在却充满了希望。

她不能阻止她家被陷害,无法改变她已经身在教坊低贱入了淤泥,可是她知道她父母还活着,还有关心她的人,现在的妹妹为了她愿意牺牲自己,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都还来得及。

第三章 逃吧

辛离王朝设教坊司,分内外教坊,内教坊在皇宫之内,外教坊在皇宫之外有左右之分,由罪臣家女眷和民间自荐考核充实,归大内宦官管辖。

教坊里舞姬、歌女、乐娘,原则上是负责祭祀歌舞,迎宾礼仪,皇家宴会助兴,但是即入了教坊,那权贵玩物,哪有什么原则可言。

“姐姐?”云流汐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她。

她姐姐是一个孤傲的人,从小像一个假小子得罪不少权贵子弟,入了教坊不断有人来嘲讽,她真担心自己姐姐想不开。

看着流汐清澈而明亮的眼睛,云清浅对她恨不起来,最起码这个时候恨不起来,这个时候的云流汐,还是那个为了她连自己的贞洁都可以不顾的妹妹。

“我去。”云清浅平淡和坚定。

“可是……”云流汐一脸担心。

柳嬷嬷冷哼了一声,什么贞洁烈妇,到了这种地方都是富贵为先:“既然答应了就不要再哭丧着一张脸了,敏秀,你来给她打扮一下。”

柳嬷嬷说完,敏秀姑姑就低眉顺眼的从外面进来了。

关于敏秀姑姑云清浅并没有多少记忆,因为那个时候她看不起教坊里的任何人,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她十分深刻。

敏秀姑姑以献舞为名杀死了一位巡查使,然后自己直接自杀了,知道这件事之后她对敏秀姑姑十分敬佩,却没有去关注事情的缘由。

现在想想更多的是凄惨,若不是有刻骨的仇恨,谁会连生死都不顾。

“好好给她收拾一下,你们也不想想能直接来教坊里的人是什么身份,说不定什么时候富贵就来了。”柳嬷嬷虽然这样说着,却是一脸鄙视。

能直接到教坊里来的人自然都是身份尊贵的人,毕竟这教坊隶属皇室,可是教坊里的女子大多都是罪臣之后,不过玩物,遇到贵人又如何。

云清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桃目琼鼻点朱唇,几分苍白的脸颊倒让她略显硬朗的轮廓多了几分柔美。

回想按照之前的轨迹十五年后的自己,连自己都认不出来,而这一次她不会让那些事情重现。

敏秀姑姑好像感觉到云清浅周身气势的变化,低头小声的说:“人总要先活着。”

云清浅有些意外的看了敏秀姑姑一眼,她记得敏秀姑姑特别不喜欢说话,上一世敏秀姑姑是给流汐打扮,一句话都没说。

云流汐绞着手帕在后面走来走去,她为姐姐担心的要死了,以前来找姐姐麻烦的人也只能白天来取笑一番,这种晚上来让侍奉的还是第一次,要不是花了很多银子就是位高权重。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她们无法接受的,她突然痛恨起自己的无能来,因为无能就要这样被人欺凌。

“我去给你选一套衣服。”敏秀姑姑给云清浅整理好妆容起身离开。

云流汐看着敏秀姑姑离开,确定门外没有人慌忙把门给关上了。

“姐姐,我们逃走吧。”云流汐跪在云清浅身边抓着她的手腕十分认真的说。

云清浅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管是以前是柔弱,还是后来的狠辣,她都不觉得自己妹妹勇敢,现在才意识到她妹妹比她要勇敢的多,比她更有主见。

第四章 开始

她摇了摇头。

“难道姐姐真的要去侍奉贵人?”云流汐着急了。

“我们能逃到哪儿去?再说我们逃走了,娘怎么办?”云清浅很认真的说。

她娘娇生惯养一生,现在成了教坊的浣洗妇还能坚持着,大概是因为有她们姐妹在吧!

前世因为她们进了臻王府,她娘也被臻王接出去了,虽然、不是安排在臻王府,那也是衣食无忧的养着。

至于后来她娘突然死亡,流汐说是下人苛待娘,娘不堪受辱所以死了,为此她和臻王之间出现了裂缝,现在想想当时流汐的话能信吗?

“姐姐?”云流汐晃了一下发呆的云清浅。

“什么?”云清浅潜意识抽开了自己的手,她现在恨不起云流汐,但是前世的有些记忆太深刻了。

当时她死的太突然,如果再晚一会儿,云流汐是不是会把真相给说出来。

“我们可以带着娘逃走啊。”云流汐十分疑惑的看着自己姐姐,她觉得她姐姐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我们一个人逃走可能性都不大,更何况是一起逃走。你放心好了,我没事。”云清浅努力的笑了一下。

云流汐还是十分狐疑,不过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她也不敢说什么了。

换好了衣服离开自己的房间,云清浅抬头看了一下星空,今夜发生的事情何止她去侍奉贵人这一件,她换了选择,事情也许会有转变。

她们所在的是皇宫之外的左教坊,虽然不若皇宫里的恢弘大气、戒备森严,但是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出入。

这段路她前世没有走过,重活一世心境已经不同,也体会不到她妹妹走的时候心中的恐惧。

穿过一重重的走廊和踏月台,领着她的由柳嬷嬷换成了胡公公,终于走到落星阁。

“进去吧!”胡公公不带任何情绪的小声说。

走到这扇门之外,云清浅才开始紧张,她是直接面对这件事了,可是依然改变不了自己对这件事的恐惧,里面好像关着洪水猛兽一般,会把她彻底的撕碎,她重活一世的机缘,也会变的支离破碎。

这是她不想要的结果,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还要为父亲平反,纵然自己离不开这个泥潭,她也想那些关心她的人能过的好好的。

“进去吧!还想什么呢?”胡公公见她没什么动静有些不耐烦小声催促到。

云清浅犹豫了一下一咬牙推开了屋门,她已经走到了这里,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没有停下来的可能。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回想起她死前意识涣散的那一刻,流汐在她身边哭的悲痛,觉得一切也没那么糟糕。

房间里只点着两只蜡烛显得有些昏暗,她踩着柔软的地毯小心翼翼的走着,如同被群狼环饲,其实她并不知道流汐见到了谁,也许是因为对她们来说见到谁都一样吧。

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背对她而立,盔甲泛着阵阵寒光摄人心魄。

“奴,云清浅,见过大人。”她委身行礼。

宇文煜转身看着低眉顺眼的云清浅:“抬起头来。”

云清浅慢慢抬头却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

第五章 臻王

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原来他们应该在这么早的时候就见面了,那么后来的种种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煜看着一脸震惊的云清浅,听说云家出事他就连夜回来了,到了京城盔甲未脱就来见她。

“很意外?”宇文煜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云清浅这才慌乱了低了头,一时间思绪万千,流汐从来没有给她说过这天晚上她见了谁,她知道这是流汐最为痛苦的事情也从来都没有问,那么这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宇文煜想过云清浅见到他会有什么表情,连誓死不从、同归于尽都想到了,但是没想到她竟然是震惊,其实严苛一点说云清浅不算见过他,那么刚才的表情就值得推敲了。

“云家的事儿我知道了。”宇文煜看云清浅低头就直接说。

“家父是被陷害的。”云清浅猛然抬头有些激动的看着臻王。

前世臻王帮她出了教坊,照看她娘,可是却没有帮云家平反,最后流汐说臻王的手下杀了她爹。

宇文煜打量着她,没想到她换上女装竟然是这样的:“君王之侧没有陷害,只有利益和权衡。”

云清浅眼中闪过一丝困惑随即清明起来,但是马上又变成了冷漠,这样说来朝中之人知道她父亲是被陷害了,连当今的皇上都知道,但是为了利益和权衡牺牲了她父亲。

宇文煜看她表情转变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不过也欣慰她这么快就会想的通透,而且还能压住自己的性子。

“你父亲没死。”宇文煜往前走了一步小声说到。

云清浅意外的看着臻王,现在他距离的太近,俊美无俦的脸上高深莫测,重生一世她还是看不懂这个人。

臻王怎么确定她父亲没死?

前世是臻王帐下的人杀了她父亲,现在臻王这样告诉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女子身上几分沁凉的清香迎面扑来,宇文煜明明不喜欢任何香味,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所以你要好好活着。”臻王像是在威胁一般。

前世在皇宫的宴会上臻王力压太子把她给带走,从此破了臻王不近女色的传闻。

于是第二天皇上就定了臻王的正妃,还给臻王选了不少侍妾,她在臻王府里不过是舞姬的存在,好在那些人除了一开始找她点儿事儿,后来也不搭理她了。

至于她和臻王在一起大多都是她有求于臻王,比如安置她娘,比如找到她爹,比如放了苏翰辰,也就是为了苏翰辰她怀了臻王的孩子,也是因为苏翰辰她和臻王有了裂隙。

现在想想前世她好像忽略很多事情,她好像过的太安稳了,一直到云流汐控制了臻王府,她被云流汐无尽的折磨。

“蒲苇纫如丝,奴,即便低贱如草芥,也会万分珍惜自己的性命好好活着。”云清浅行礼。

“你记住你说的话。”宇文煜说完就走,好像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王爷,有刺客!”吴高朗突然破门而入。

云清浅也猛然回头,看到冲进来的人的时候她又愣住了。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