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都市 >

夜凉如水心事如秋by穆十三在线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穆十三

类型:都市

大小:14.6MB

时间:2018/09/19 09:50:58

内容概述:《夜凉如水心事如秋》是作者穆十三所写的一部 现代都...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45808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夜凉如水心事如秋》是作者穆十三所写的一部 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俞沐染和席衍封之间的爱恨纠葛...再次见到那个男人,他是以自己离婚律师的名义出现的...

夜凉如水心事如秋by穆十三在线阅读

 第一章  离婚官司

"席律师,你在吗?"

俞沐染环顾了一下空空的事务所,见无人答应,又喊了一遍.

"找我?"

俞沐染吓了一跳,转过身,"席……席……"衍封两个卡在了喉间.

席衍封刚从洗漱间出来,纤长的手指拨弄着细碎的短发,看向她道:"对,我就是席律师,你就是电话中提到的那个俞沐染,要打离婚官司的."俞沐染没想过席律师会是席衍封,也没想过再遇见他,毕竟席衍封是江城首富的孙子,怎么会来小小的丽城.

见她半天不答话,席衍封又道了一句.

"我们,认识?"

俞沐染回过神来,清楚她虽然记得席衍封这张让人记忆深刻的一张脸,他却不会记得她的模样.

毕竟你爱的人不爱你……是常有的事.

她没信心同席衍封相认,牵扯出当年有关席邵泽的事情,"不……不认识."席衍封轻轻"哦"了一声.

……

俞沐染将自己的情况大概说明了一下.

他老公苏裴盛找了个小三,被她发现后,他反告她婚内出轨,还将她告到了法院.

昨日她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这人一急智商都下线了,她还真跟做了亏心事一样,着急地去找挚友许安然商量.

这不,许安然就给她推荐了丽城有名的律师——席衍封.

席衍封道:"这官司,你想要什么结果?"那口气,似乎她想要什么结果,都难不倒他.

"孩子是我的命根子,一定要判给我,至于财产……"俞沐染想了想,她总归是欠着苏裴盛的,"平分吧.""好!"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个"好"字席衍封似乎是咬着牙念出来的.

俞沐染刚想提费用的问题,席衍封先一步道:"你的钱都被苏裴盛卷走了,律师费用,你付不起,而我也不缺那点钱,就请你帮个忙,用来抵律师费,你看如何?"明明是多年后第一次见他,席衍封似乎已经将她调查透彻.

"帮什么忙?"

"做我女朋友."

她一时慌乱了起来.

席衍封笑出了声,"你不要误会,也不用紧张,我不是喜欢你,只是爷爷逼婚很紧,而我心底又念着一个人,现在急需一个挡箭牌."挡箭牌……原来是误会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丢人吧,她压下心底的酸楚,"我是已婚妇女."席衍封毫不介意地口气,"我知道,你的情况如何,不重要,你是我的当事人,你的事情我比较了解,沟通方便,日后也省了麻烦.""谢谢席律师,我会再想办法的."说完,她像是极力逃离一般,向着门口快速走去.

"俞女士,你想清楚了,你目前的情况,这丽城再没有一个人能帮你打赢这个官司,除了我,你不想要儿子了."是啊,这场官司,主要就是为了抢到儿子.

因为她总有预感,儿子到了苏裴盛手中,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

只是……要她假扮席衍封的女朋友.

太难!

他似乎也不想逼得太紧,"你可以先考虑考虑."

她轻轻点头,扭动门把手,走了出去.一路逃到了电梯里,摸着急速跳动的心,久久不能平复下来.

没有答应席衍封的提议,不是因为她清高,也不是被道德束缚.

只是,她害怕,害怕再次陷了进去,贪恋了不该拥有的人,又像从前那样,经历一场生死别离……席衍封的目光落在茶几上,上面是方才俞沐染填好的客户登记表,登记表上还压着她的身份证,傻乎乎的头像,亦如他记忆中的模样.

马德,三年不见,她居然不认识他了!

第二章  起了杀心

俞沐染回到公寓,刚准备掏钥匙,被人一把拉进了屋内.

"苏裴盛,你怎么进来的?"这个公寓是她个人的,两人准备打官司的时候,她和儿子苏忆便从婚房搬了出来,住在了这里.

苏裴盛没有这间公寓的钥匙.

"苏忆他在哪里?"

婆婆陈栀秀也走上前来,"俞沐染,我活到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天天在外面鬼混勾搭男人,还死缠着我们家裴盛不放,我奉劝你哈,把苏忆交出来,然后把离婚协议签了净身出户,不然闹大了对谁都不好."白的都被她说成黑的了.

俞沐染气得发抖,"出轨的是苏裴盛."

"啪"的一声,陈栀秀一巴掌甩了过来,揪着她的头发,骂道:"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陈栀秀掏出一堆A4纸丢到她面前,"你看看,苏忆根本就不是苏裴盛的孩子,你老早就给裴盛戴了绿帽子,若不是裴盛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被你骗了这么久,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俞沐染此刻的感受,比吞了苍蝇还让人膈应.

当年她意外怀孕,出于很多原因,她需要生下那个孩子,而她父亲俞正为人比较传统古板,绝对不会同意她未婚先孕,她实在没办法,才会想到找个人形婚,虽然她结婚不到二年,俞正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那时,俞沐染托人找到了苏裴盛,他正好缺钱,两人便达成了共识,她早已将一切同苏裴盛全盘托出,约定待孩子生下来,稍稍长大了,苏裴盛可以随时提出离婚,她也可以做出相应的补偿.若是苏裴盛不愿意离婚,她们也可以像寻常夫妻一样过日子.

可结果……

苏裴盛找了小三,想要夺得她全部的财产不够,还要抢走她的儿子吗?

她咬牙,看向面前的苏裴盛,"苏、裴、盛,你说事实是什么,我们当初说好的是什么!"苏裴盛将她重重一推,撞至墙壁上,破口骂道:"事实就是,俞沐染你背着劳资生了个野种,劳资还好心帮你养了这么多年."一句话,将锅都甩到了她身上.

苏裴盛应该最明白,明白她对苏忆的在意,当年她将那些过往告诉他,他一个大老爷们嚎啕大哭说愿意帮她.

可如今……全都变成了虚情假意.

"哈哈哈——"俞沐染大笑起来,忍着疼冲了上去,扬起手一巴掌甩在了苏裴盛的脸上,"苏裴盛,你这个骗子,TM连狗都不如."这一巴掌显然激怒了苏裴盛,陈栀秀的目光也跟着凶狠了起来.

"裴盛啊,跟她废什么话,这样的女人过去就该浸猪笼,现在也该活活打死才对."陈栀秀眸中精光一闪,凑到苏裴盛耳边小声道:"裴盛啊,其实这事简单,你想想,若是俞沐染死了,一切就都好办了,房子,钱,苏忆就都是我们的,至于俞沐染的死,则是因为收到法院传票,精神压力过大,自杀了."俞沐染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多年相处的婆婆口中说出来的,也不懂,陈栀秀既然知道苏忆不是她苏家的孩子,又为何这么执着地想要得到苏忆,越想她心底愈发发慌,甚至冒出一种念想,苏忆若是落在了苏裴盛的手上,只会是死路一条.

还好今天她将孩子放在了许安然的家中.

俞沐染的心稍稍安心了一些,只是随着苏裴盛接下来的动作,那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苏裴盛居然没有任何犹豫,依着陈栀秀的意思,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向她走了过来,真准备杀了她.

俞沐染浑身冰凉,难以置信地看着苏裴盛,"你疯了,这是杀人!"话一落,苏裴盛手中的水果刀刺来,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有万千不甘.

第三章  被吻了

"砰"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席衍封突然出现,将俞沐染向后一扯,护在了怀里,同时一个高抬腿,踢飞了苏裴盛手中的水果刀.

一切动作千钧一发.

"你没事吧."

俞沐染这才知道,因为席衍封,自己捡回了一条命,感激道:"谢谢."此时,席衍封还保持着搂住俞沐染的姿势,苏裴盛瞧见了气愤地拿出手机,连拍了数张照片,声声控诉.

"呵呵,俞沐染你说我是骗子,你才TM是个大骗子,说什么会试着同我过普通夫妻的生活,私下里却给我戴绿帽子,找了这么一个奸夫,你就这么想念苏忆的爹啊,就那个什么泽的,拿着他的照片舍不得丢的,连找个小白脸都要跟他有几分相似,真令人恶心,呸!"哟,厉害了,苏裴盛还委屈了起来.

他刚才可是拿着水果刀,想要她的命啊!

此时居然还有脸说出这些话来,而这些话却让俞沐染的内心极度不安起来.

虽然苏裴盛只是说了一个"泽"字,可是难保席衍封不会联想到席邵泽,毕竟席邵泽这三个字,席衍封比谁都清楚,那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啊,也是他恨到骨子里,恨不得杀掉的哥哥啊.

俞沐染焦急万分,加上想起席邵泽,想起那些往事,浑身颤抖了起来,内心五味杂陈,豆大的泪珠落下来了,全砸在了席衍封抱着她的那双手上,那么炙热.

席衍封一言不发,脱下了西装外套,披在了俞沐染的身上,随后当着苏裴盛的面,将她抱到沙发上,摸着她的脑袋,道:"不哭."那样宠溺的口气.

"好哈,牛掰啊,当面给我戴绿帽子,示威是吧."苏裴盛每个字都夹带着怒火,右手握拳,直直向着席衍封的头部袭来.

席衍封不过轻轻闪身,便避开了,目光先是落在俞沐染身上,见她不哭了,笑了笑,而后瞥了一眼苏裴盛,扯了扯领带,目光骤然转冷.

苏裴盛顿觉四周凉风瑟瑟.

席衍封二话不说,一拳击中苏裴盛,苏裴盛当即摔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可见力道之大.

陈栀秀当场就傻了,愣了几秒才叫了起来:"你这个奸夫太嚣张了,你干什么打人啊……"席衍封的动作丝毫没有停,用更狠的力道一脚踹在苏裴盛身上,冷冷道:"打人?呵,我打的是畜生!"语毕,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苏裴盛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在地上打滚,哎呦喊疼,慢慢的,喊疼的声音越来越轻.

陈栀秀嘴中叫喊着,撞上席衍封冷冽的目光,一时骇的不该上前.

数十分钟之后,席衍封打累了,甩了甩酸胀的手,瞥了一眼地上不知死活的苏裴盛,道了一句,"滚!"陈栀秀气得脸都变色了,"你这个奸夫,这是我家,该滚的是你,你——"席衍封二话不说,一脚又踹在了苏裴盛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栀秀,"想你儿子被你这张烂嘴害死,你大可继续,来."陈栀秀还想说点什么,苏裴盛已经忍着疼从地上爬了起来,叫了一声,"妈,你……你快闭嘴."陈栀秀忙闭上嘴,扶着伤残人士苏裴盛往门外走,还不服气地冲着席衍封吼道:"你等着……等着……"席衍封懒得理,"砰"的一声关上门,看着躺在沙发上,歪着头傻傻看他的俞沐染,体内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邪火,迈着修长的大腿走向沙发上的俞沐染,一手撑在沙发上,一手捏着她的下巴.

"你……"俞沐染剩下的话,被席衍封凑过来的唇,堵住了!

第四章  再次遇见

那个吻很是霸道.

自己的唇是不是要磨破皮了?

比唇破皮更加糟糕地是,俞沐染发觉自己沉寂多久的欲望,被这个吻全都激发出来了,若是继续下去,擦枪走过是必然的.

她现在还是已婚妇女.

怎么办?

俞沐染对于接吻没什么技巧,从被席衍封吻住开始,就一直在憋着气,长时间下来,已是不行了.

席衍封察觉到不对,收回了吻,见她快要憋死的模样,心底暗骂一句"笨女人",提醒道:"快吸气."俞沐染大口呼吸着,许久才平复了下来,看着席衍封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席衍封从裤子口袋中拿出身份证递给她,"我来给你送这个的.""谢谢!"俞沐染伸手准备接,他却缩回了手.

"你原是江城人?"

"是."

"好巧,我也是."

她傻笑了两下,"真巧."

"我们……是不是见过?"

俞沐染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慌忙否认:"没有!"

"是嘛."

席衍封的语气难以捉摸,他将身份证随手丢到她怀里,起身便往门口走.

俞沐染纳闷,她……她这是又惹得席衍封生气了?

席衍封临到门口时,回眸看她一眼,"关于做我女朋友,你考虑好了吗?""那个……我再考虑考虑."俞沐染一时不敢看席衍封的眼,低下了头,"那个……你……你……刚……"关于那个吻总归是难以启齿.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还有许安然的声音.

"沐染,你在家吗?"

还有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喊着,"妈妈."

席衍封的眉头微微皱起,似是知道她方才想要问的话,道:"刚才有些晕血,看错人了."冷冷的口气.

俞沐染哦了一声,心头凉凉的.

敲门声越来越大,席衍封打开了门,一眼便看见了立在门口的孩子,眉宇间的确同席邵泽一模一样,心头更加烦躁,"我等你的答复."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

俞沐染将今日,苏裴盛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许安然,声称席衍封是来送身份证的,自己有些红肿的嘴唇是她自己咬的.

"那个渣男!"

许安然没再多问,只是愤愤不平,原本见俞沐染没去接苏忆,便把苏忆送了过来,现在,更加不敢留他们两人,当晚就将俞沐染和苏忆接回了许家.

这个安排,俞沐染也是乐意的.

留在公寓,只会让她想起席衍封那个看错人的吻.

本以为她若不联系,应该不会见到席衍封的,可是三日后,她再次见到了他,是在警局.

苏裴盛那个人渣,可真是渣男中的战斗机,居然好意思报警,告席衍封出手伤人.

俞沐染急匆匆赶到警察局,一眼便看见苏裴盛站在门口抽烟,旧伤未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像是等着她,见她来了,走上前,呼出一口烟全喷在她的脸上.

"你就等着你的奸夫坐牢吧."

她被烟呛着,连连咳了几声,看着苏裴盛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自然清楚他想要什么,"不就是离婚协议嘛,我签.财产都可以给你,但是苏忆只能是我的.""俞沐染,你以为你现在有资格谈条件吗?"

苏裴盛说完抽出一沓A4纸,离婚协议上的条款,简直无耻,拿走了俞沐染的全部财产不说,还要抢走苏忆?

俞沐染气得浑身颤抖.

可是如果不签,席衍封怎么办?她唯独不想连累他.

正在犹豫时,几个警察走了过来,警察的身后是席衍封,他一袭裁剪得体的西装,一抬头目光便落在了俞沐染的身上,继而落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眼神讳莫如深的.

第五章  离婚协议

苏裴盛附在俞沐染耳边小声道:"还不快签,不然你的小白脸就要被关进去了,呵呵."说完,抓着她的手,想要引导她去签字.

只是他的手刚附上俞沐染的手,她便被人揽入了怀里.

又是席衍封!

苏裴盛直接炸毛,原本还有些胆怯,想到这里是警察局,便大胆地伸出手,指着席衍封骂道,"你个奸夫!"剩下的话还没骂出来,手腕上就多了一副手铐.

看着走过来按住他肩膀的警察,有些懵逼.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是我报的警,告他伤人的,你们为什么铐我啊?"怕警察不知道,眼神频频看向席衍封.

警察将他另一只手也铐住,"这件事,席少方才已经解释了,是你伤人在先,他那是正当防卫."说完,看着席衍封笑道:"辛苦席少跑这一趟了.""身为公民,应该的."

席衍封将俞沐染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抽出来,塞给苏裴盛,见他没手拿,便放在了他的头顶上,"离婚协议书,我当事人一定会签的,可是不是这一份,具体是哪一份,到了法院,你就能见到了.""警察同志,你看看,受伤的明明是我,是这个人跟我老婆有一腿,是他先揍的我……""你伤人在先不知悔改,现在还在警察局门口公然诽谤他人,席少只是帮你老婆打官司,别废话了,跟我走."拽着苏裴盛往局里走去.

不时,局内传来苏裴盛的嚎叫.

俞沐染想起警察刚才说过的话,"你,受伤了?"

"恩."

她那天光顾着忧心,也没注意,急了,"伤哪了,让我看看."席衍封指了指自己的头,俞沐染急忙踮起脚尖,凑上去看,看了半天,也没见伤口在哪里,心中纳闷又焦虑,担心席衍封受的是内伤.

他突然别过头,两人之间不过咫尺的距离,他小心护着她的身子,道:"伤了一根毫毛."俞沐染:"……"

……

席衍封开着路虎,一路将俞沐染送回许安然的家,像个无可挑剔的绅士,为她打开了车门,手还细心地护着她的头顶,问了一句,"女朋友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俞沐染沉默了.

"后天,就是上庭的日子."

她以为他是在下最后通牒,而席衍封接下来的话,却是将她的顾虑打消了,"既然都是老乡,这个忙我先帮你,等你离婚之后,我再等你的答复也不迟."俞沐染不懂,为何一定要是她,却也不敢多问,道别之后走到许安然家,透过13楼的阳台往下看去,那辆路虎还在,席衍封靠在路虎车旁,点燃了一根烟.

在路灯下的剪影,那般好看……

席衍封不愧是席衍封,这场离婚官司的结果,就像俞沐染后来要求的那样,"苏裴盛净身出户,苏忆和钱,他什么都别想捞着."只是,那个婚房有太多不好的回忆.

俞沐染不想要了,便送给了苏裴盛,也算是对他帮过她这么多年的补偿.

离婚官司之后,俞沐染以为自己同苏裴盛再无瓜葛,不想,昔日那个单纯的老公,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魔情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