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高冷大叔甜宠妻by漠七七_夏语默洛奕辰在线小说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漠七七

类型:言情

大小:13.3MB

时间:2018/10/11 18:02:12

内容概述:夏语默莫名其妙的就被洛奕辰抓走了,还拿出一份四年前...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5006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夏语默莫名其妙的就被洛奕辰抓走了,还拿出一份四年前的生子协议来...军长大人,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啊,而且我也和你不认识的,某男怒了直接将她按在了墙角...更多精彩阅读《高冷大叔甜宠妻》

高冷大叔甜宠妻by漠七七最新章节阅读

第一章  做得好不如睡得好

一片漆黑的视线里,男人炙热的呼吸就浮动在耳边,急促、狂野。

絮乱的吻掠过她的脸颊还有她的锁骨处,在这种极具侵略性的气息笼罩下,她的身体微微一颤。

那双磨砂感十足的大掌高热发烫,但他指尖下的人儿却过分沁凉,冰火交织,痛痒难耐。

猝然,撕裂般的疼痛感袭来,天崩地陷了一般,之后……

“铃……”

电话一响,夏语默猛然从梦中惊醒,此刻的她就蜷缩在沙发上,额头已经沁出了冷汗。

这两年这个梦她反反复复做了无数次,但梦中就是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但那种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让她……

想到这儿她的脸瞬间红透,好羞耻!

待她反应过来电话已经响完了,是跟她学徒的实习生打来的,她刚要回电话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语默姐,今天孟总说要开个早会,你早点过来。”

孟总?

提到这个人夏语默就觉得恶心,昨晚要不是他一个劲的给她灌酒她至于到现在还难受吗?还有他那副嘴脸现在想来还觉得反胃。

“小夏啊,设计部总监的位置对你来说可是太重要了,这要是被你的死对头黄珊珊给抢了去,那你以后在公司的日子可不好过呀!”

说完他偷偷给她往手里塞了点东西,夏语默打开一看是一张标着8502的房卡。

真恶心!

夏语默顺手就丢进了垃圾桶,果断的放了他鸽子,只是昨晚是逃过去了,这么早要开早会,她怕今天没有好果子吃。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夏语默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穿上她的职业装,蹬上一双恨天高很快的出门去了。

结果还真是不出所料!

“今天开会主要说一下设计部的人事变动,从现在开始黄珊珊任设计部的总监,夏语默任总监助理全力协助总监完成工作。”

油头马面的孟总一本正经的宣布,宣布结束之后,在场的人一片哗然,纷纷议论……

此刻坐在夏语默对面浓妆艳抹的黄珊珊脸上带着不可掩饰的得意,她起身,给夏语默下马威似的向她伸出了手:

“那以后还要请夏助理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哦。”

面对这份挑衅夏语默冷哼了一下,压根就没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而是起身将会议本一合,说道:“我不干了。”

夏语默话一出全场哗然,孟总最是震惊:“你说什么?”

夏语默朝着孟总很故意的眯眼一笑:“我说我把你给炒了,Do you understand?”

说完夏语默就要走,身后传来黄珊珊的嘲讽:“就这么输不起啊?”

本来夏语默不想跟这群垃圾计较,既然如此挑衅了那也就别怪她了。

夏语默回头,一字一句的说道:“不是输不起是恶心不起,来了这里还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本以为努力就会有好前途,结果却发现原来做得好不如睡得好。”

一句话让黄珊珊的脸成了黑色,这比打她一耳光还要狠,引得在场的人一片唏嘘,开始咬耳朵的议论着什么。

夏语默没有再理转身往门口走去,但黄珊珊脸上挂不住,伸手拽住了她:“夏语默,你这个贱人,我让你胡说。”

气急败坏的黄珊珊对夏语默扬起了手,可手还没有落在她脸上,悬在半空中却被一个人给拦下了,回头吓了一跳,竟是鲜少来设计部的董事长。

看到董事长来了包括孟总来内都忙起身,而此刻他们惧怕的董事长却很恭敬的弓着身对站在旁边的一个男人指着夏语默说道:“这就是夏语默了。”

夏语默愣住,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

还没来得及反应,唐西尧便命令式的说道:“夏语默夏小姐,我们老大要见你,请吧?”

他们老大?谁?

“带走!”

夏语默都还没回过神,两个黑衣男子上前一左一右已将她强行架了出去,在场的所有人更是傻了眼,当他们反应过来往落地窗下看去的时候,一辆纯黑的迈巴赫已经绝尘而去……

第二章  生子协议?

从公司被架出来到上了车夏语默的脑子都是蒙的,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先是被潜规则不成又仕途受阻,刚丢了工作这是又被绑架了?

“喂,你们什么人啊?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吗?再不放开我可要喊人了,救命啊……救……”

她的话刚说到这里便被冷冰冰的枪口抵住了脑门,夏语默长这么大除在电影里面看到这枪还从没有真见过,她吓的一个激灵,后面要说的话也只好乖乖吞了回去。

车子最后在一个高级会所外停了下来,进了会所之后跟押犯人一样一直被押到了顶楼。

房间内,灯光微暗,几个黑衣人分两排依次排开,一名男子则是迎门而坐,他很自然的双腿重叠,姿态中透着一丝懒散,更带着一股令人说不出的窒息感,看似淡雅如雾,实则危机四伏。

“首长,人已经带来了。”唐西尧对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汇报了一句,之后便退站在了他的一旁。

首长?

听到这个称呼夏语默一愣,部队上的?再定睛一眼,坐着的男子身上穿的竟是一身军装。

许是这身军装的关系,感觉他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凛然的阳刚,更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正气。

但是部队首长怎么会找上她?她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让部队的大首长亲自找上门?

还没有缓过神的功夫只见坐在沙发中间的洛奕辰缓缓站起身来,慢慢朝她走近,当他高大的身影整个笼罩过她头顶时夏语默感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夏语默。”他一字一字的喊出了她的名字,似乎带着几分怒然的情绪,“一躲四年你还真是有能耐。”

一躲四年?夏语默好懵,啥意思?这口气他们……认识?

她怎么不记得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

“这位首长……我们很熟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夏语默努力的仰着头看着他,战战兢兢,脸上皮笑肉不笑。

“不熟。”他淡淡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听到这两个字夏语默暗自沉了口气,就说了,她怎么没印象,这明明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只是生过孩子……”他又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这句话,但却带着摄人的力道。

这句话把夏语默雷的里焦外嫩,她惊的直接要跳起来,震惊的大声说道:“这位首长,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可还是个黄花……”

“孩子呢?”不等她说完,他强势的将她后面的话吞噬掉,生硬的质问响在头上,吓得她当即一哆嗦。

反应过来以后夏语默真是要气炸,神经病啊!

“我说你有毛病啊?我长这么大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从哪里给你偷孩子?”

简直莫名其妙!

“还在这里给我装傻!”

洛奕辰眼眸中的怒色加重,让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神,洛奕辰对站在一旁的萧东乐一个示意,萧东乐拿出了一份协议,展开,放在了夏语默的眼前。

“夏小姐,这是四年前你自己签下的生子协议,白纸黑字,有你的签名也有你的手印,而且我们已经做了比对,跟你现在每天签到按的指纹完全吻合,还有什么要说的?”

生子协议?什么鬼?

第三章  给我绑了!

夏语默接过来大概看了一眼,看到那串数字的时候吓了她一跳。

一千万?

这还不算,当看到最后那个签名的时候她真的吓到了,这不就是她的亲笔签名吗?

不对,她从没有签过这种东西,但这签名伪造的未免也太像了!还有这指纹比对,怎么做的……

“夏小姐,钱你也拿了,你提的那些要求我们也都答应了,你却带着孩子跑了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萧东乐问。

钱她也拿了?

听到这儿夏语默突然全部明白了,她将这份狗屁协议一丢,指着他们说道:“哦,我总算是明白了,原来你们是群骗子,演的不错嘛,造出这份假协议来说我拿了你们一千万,现在找我要钱了是吧?你们这些骗子的骗术还真是层出不穷,就不怕我报警让警察来抓你们吗?”

骗子?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洛奕辰真想捏碎她骨头,警察来抓他?警察敢吗?

“夏语默夏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装傻了,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们是不会来找你的。”唐西尧厉声开口。

证据?

什么证据?

就是伪造的这份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生子协议,还有这看似一样的签名和指纹?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群骗子还真是猖狂,我现在就报警,我看警察来了你们还敢不敢这么猖狂……”

夏语默愤然说着就要从身上掏手机,但手机刚掏出口袋洛奕辰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看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洛奕辰话落,一个黑衣人上前动作很是利落的将她的手臂反扣在身后,这下子夏语默是真怕了,这是要动粗吗?

“你们这是要干嘛?我告诉你们现在可是法治社会,由不得你们这么放肆……”

夏语默剧烈的反抗着,而洛奕辰眉头微蹙,真想把这女人的嘴巴给缝上。

这时唐西尧接到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之后他凑到洛奕辰的跟前,压低了声音:“首长,王参谋长的电话,说军中有急事。”

这次他是趁着出来去视察的空当办了私事,自然是不能误了大事,他又看向了夏语默,她还挣扎的厉害,他的眉头再次一蹙,声音黯然阴沉:“给我绑了!带走!”

绑了?

这句话倒是让萧东乐吓了一跳,这位万岁爷的脾气奥,真是骇人,人家好歹是个女人,就不懂怜香惜玉。

没办法,军令如山,纵然萧东乐心有不忍,但老大这么吩咐了他只有照做的份儿。

别的不说,这绑人的功夫绝对没人能跟萧东乐比,极快的夏语默的手腕便被他的军用武器绑着结结实实。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么明目张胆的绑架!无法无天了吗?”

夏语默拼命的喊着,但并没有什么用,洛奕辰大步走了出去,她就被押着走了出去。

洛奕辰走出了会所,部下给他打开了车门,他踏步上了车,如王者般,目光冷厉的看向已被押到车前的夏语默,不耐的命令:“还愣着干嘛,带上车!”

第四章  中了埋伏

“夏小姐,那就得罪了。”萧东乐对着夏语默说了一句,备不住最后还是粗鲁的将她硬塞进了车里,见了鬼的力气让她直接跌落在洛奕辰的怀里。

一上车,车门锁紧,随后车子极快的行驶出去。

被绑着的身子就跌落在他的怀里,碰撞发生的一瞬间好像凭空冒出一片氤氲,蒸腾中诡异的气氛溢出。

这种氛围下让她全身一个冷战,她打了一个寒颤,一种浓郁的危机感赫然迫近,身子挣扎一下却动弹不得。

车子飞快的行驶着,这个姿势着实让夏语默难受。

“不想这么难受就说出孩子的下落,得到孩子你现在就可以走,我对你没兴趣!”洛奕辰目不斜视,不变的冷冽口吻。

“我压根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一个处女哪里跟你来的孩子,我可告诉你们,别以为这样我就害怕了,假装军人出来招摇撞骗的我见得多了,不过说跟我生过孩子这个骗术倒是还挺新鲜的,你怎么不说我是你妈呢?如果你说你病重急需要手术凑不齐钱的话,说不定我还能大发慈悲……”

夏语默的话刚说到这里,突然腰间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拉了一下,力道之大让她的腰像是被捏碎了一般,之后整个身体失重便趴倒在了他的怀里,头几乎是埋在了他的胸前。

还没有来得及想,就听“砰”的一声……

与此同时,一颗子弹速度极快的从这边的车窗射进,就擦着夏语默的肩头再次射穿那边的玻璃而飞出了窗外。

玻璃的碎片落在了她身上,能感觉明显的刺痛感,耳朵还嗡嗡作响,夏语默傻掉了,刚才要不是他将她拉开,这颗子弹就不偏不倚的打在她身上!

刚才她是差一点就死了吗?

“操,有埋伏!”因为刚才受到了袭击,车子一个打滑有些飘,开车的萧东乐忙控制好方向盘稳住了车子。

极快,车子还没停稳,唐西尧已从身上掏出来枪冲了下去,随后萧东乐也动作极快的武装好一跃而下。

现在他们所在的车是在中间,前面有一辆车开道,后面还有一辆车跟着,一瞬间车停在了公路中间,前后车上的黑衣人迅速的下车将军长座驾团团围住。

此刻的夏语默还被他窝在怀里,她还被绑着,又被他控制的紧很是难受,这还不说,外面枪林弹雨,枪声就响在耳边,不绝于耳。

“啊……”此刻她的脑子就是空白的,一种恐惧笼罩过她的心头,忍不住尖叫了出来,身子也开始不听使唤。

“不想死就别乱动!”洛奕辰厉声提醒,手下却加重了力气,钳着她酸软的小腰疼痛难耐。

生死关头她还不敢乱来,就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一动都不敢动。

夏语默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感觉整个身体都要僵住了。

速战速决,枪声很激烈,但是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恢复了平静,萧东乐来到车前,汇报道:“老大,死了三个,跑了一个。”

枪战已经结束了吗?

第五章  他是个大军长?

这时洛奕辰已经放开了她的身子,夏语默很艰难的坐正了身子,然后往车窗外一看,吓得忙捂上了嘴。

她保证这是她长这么大看到的最恐怖的场景,就看到一个人躺在他们车不远处满身是血,她慌忙的回过了目光不敢再看了,而这时洛奕辰已经下了车。

“不用再追了,马上通知当地警局来处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车外,洛奕辰说的话夏语默都听得清,但她现在脑子都是浑噩的,刚才她都经历了什么?她真真的跟死神擦身而过了?

萧东乐接到命令马上联系了当地警局,很快,警局那边就来了人,让夏语默震惊的是来的人是公安局的局长李局。

她就职在一个世界五百强的珠宝公司,对当地的这些政府官员还是认得的。

“洛军长受惊了,洛军长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吧?都是我工作失职,都是我失职。”

跟这些政府官员打交道,他们从来都是端着架子的,这会儿竟然对他点头哈腰,一个劲的给他赔礼,夏语默愣住,洛军长?他是个军长?

“光天化日之下就有恐怖分子袭击,这样的治安还真是让人惊悚,要是首长在你们地界出了什么意外你们担得起吗?”唐西尧训斥道。

“是是是是,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职,我们一定处理好,尽快查明这些人的来路。”

“三天之内,把调查结果报给我。”洛奕辰冷声吩咐,压根就没有给那李局说话的机会。

李局忙又给洛奕辰新派了车,萧东乐开车,唐西尧在副驾驶,而她依旧被绑着跟他坐在后车座。

而这次她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了,她感觉她离死也不远了,她竟然说他堂堂一个大军长是骗子,占便宜说是他妈,还咒他得重病凑不齐手术费!

“这次办的事绝对是机密,军里就我们几个人知道,怎么会在这里中了埋伏?”车子继续开动,但萧东乐却想不通了。

“就你这张嘴,你确定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唐西尧当即怼了他一句。

“谁泄露半句谁就是孙子!”

“还真搞不好你自己当了孙子都不知道。”

“放你娘的P!”

“……”

就这样,这对冤家又开始争吵,这对活宝在集团军内那可是出了名,说来他们的名字也很搭,所以人们都笑称他们是东邪西毒,生来的冤家。

“给我安静!”眉头一紧,呱躁的吵闹声不禁让他头疼,无奈的冷厉一声命令。

“是,老大/首长!”也只有这个时候两人才有见鬼的默契。

“加快车速,赶在天黑之前回军区!”

“是!”萧东乐忙怔了怔自己的表情,手里的方向盘一打,脚底的油门踩紧,在这片柏油公路上飞快平稳的往前疾驰。

一路上,车内气氛很沉寂,只有四人不均的呼吸声,或轻、或重。

夏语默实在不想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但是绑的她实在是难受。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欢看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