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都市 >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by刘家二少无弹窗在线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刘家二少

类型:都市

大小:14.3MB

时间:2018/10/11 18:12:59

内容概述:《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是出自于作者刘家二少所写的一...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7325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是出自于作者刘家二少所写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特种兵江尘回归都市,面对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他还能否顺利为母亲报仇?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by刘家二少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一章  兵王回归

军区某秘密基地!

诺大训练室平常这个时候应该都在训练呢,但是此刻只有两个人。

“刀锋小队编号001!”一个穿着军装,身上挂着无数杠的老军人霸气的叫道,威严的声音在这诺大的屋子里不停的回荡,震慑人心。

他的对面笔直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军人,军人二十多岁,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是脸上却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稚气,反而是无比的稳重。

“到!”听见首长的声音,军人立马端正的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然后端在腰间,另一只手行了一个端正的军礼。

“出列!”

“是!”

军人向前垮了一步,然后就这么笔直的站在那里,有神的双眼目视着前方!

老首长双眸紧紧的盯着男人,最后突然的叹了口气,“你心意已决,我不多留,只强调一遍,外面不比军队好待。外面的世界更加勾心斗角,外面的世界不只是靠拳头,离开部队之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没有部队的支持。

但是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得自己曾经是个兵!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不要给军队丢脸,给你们刀锋丢脸!”

“报告!永远不会!”

“走吧!”

“报告!”

“还有什么事儿说!”

“我想哭首长!”男人眼眶红红的说道。

“军人流血不流泪!滚!”

“是!”男人忍着自己情绪放下帽子,快速的走了出去。

而当男人走了之后,老首长眼眶也是不由的红了起来,带了十年的兔崽子,就这么走了,他心里能不难受吗。

但是就像他说的,军人流血不流泪,作为领导,他是旗帜,是标杆!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哭!

嘎吱!

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另外一个老首长走了进来,看了一下江尘的首长,然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叹了口气,“老刘,你就这么让这个小子走了吗。

赴越帮助他们绞杀毒枭的那个张灵曼张医生被反恐组织抓了,咱们派出去了几个营救队伍都全军覆没,国家都打算放弃了,这小子愣是一个人跑到越南给人救了回来。这种兵你给放走?有时候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傻?”

“大有国家,小有自家,他有家恨,留不住了。”刘首长叹了口气,“让他走吧,他心中有仇,不了结了对他也不好。”

.....

三日后,傍晚九点。

江尘掂着自己的布包站在姜城火车站的出口。

看着眼前的一座座高楼大厦,眼中不由涌现一丝复杂的神色。一切都变了啊。

十年前,江尘的家里失火,母亲叶玉婷惨死,而他因为不在家中侥幸逃脱一命,母亲是被大火烧死的,但是江尘心里清楚,母亲是被那些人给逼死的。

离开家乡的那一刻,他就发誓,有朝一日,他会回来的,回来报仇,那些逼死母亲的人,他都会一个个的去找!

但是这一走,就是十年啊!

三日的火车,让原本精神无比的军人变得有些狼狈,原本的短发,此刻也是有些长了。

在车站对面有一个不太宽的巷子,巷子里面有不少门店,多亮着昏暗的红色光芒。而那门店外面,都写着美容美发,洗头美容之类的招牌。同时,每个门店的门口,都坐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

看着这个巷子,江尘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进去,随后走进了第一家门面店。

“哎哟,帅哥来来里面请。”一个穿着暴露的老女人马上的走了出来,笑着对江尘打着招呼。

“我想剪个发,多少钱?”江尘问道。

“剪头发?”女子又是一愣,而后失笑道:“大哥,你没毛病吧?来这里剪头发?”

“你们这不是理发店吗?”江尘愕然的问道。

“去去,剪头发去别的地方,我们这里不剪头发!”老女人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江尘,然后不客气的说道,说着就开始轰起了江尘。

“你怕我给你不起钱吗?我有钱的!”江尘以为这女人是担心自己给不起钱。

因为在部队那会,江尘从来没带过钱,所以有时候买东西的时候就没钱,久了这样就习惯了,这女人撵自己,江尘就以为她认为自己没钱呢。

说着江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麻纸包装的东西,然后把包装给撕开,拿出了一沓钱,然后装在了口袋,这是他的退伍费。

然后从中掏了一张递给了老女人,“先给钱吧。”

老女人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把钱装了起来,一改之前的态度,笑着说道,“来来帅哥里面请!”

她的眼神还不舍的瞟在江尘刚才把钱给装进去的口袋。

“帅哥,要不要给你叫一个小妹,保证漂亮,学生护士什么都有。”

“学生护士会剪发吗?”

老女人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帅哥,你真会开玩笑,那这样,白领,我们这儿也有白领,保证你你满意。你等着!”

说着,老女人就走进了里面,没一会就拉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女人还真穿着那种职业的ol装,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十分的漂亮!

这是女人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又不敢说话。

“你去给帅哥剪个头,给帅哥剪舒服了。”

把女人领出来之后,老女人还到门口把玻璃门给关了起来。

而看到老女人去关门的时候,女人赶紧的跑到了江尘身边,大声的说道,“大哥救我,你快报警!”

当时江尘就愕然了!

老女人反应过来,赶紧把门口上的卷闸门给拉了下来,然后怒声说道,“你这小婊子,本来想让你来外面透透气,你不识相是不是?!”

说着老女人撸了撸袖子,生气的朝着女人走去。

“大哥,救我!”女人蹲在了江尘坐的椅子的旁边,拉着椅子把,然后祈求的看着江尘。

“她为什么求救?”江尘拦住了走过来的老女人,然后问道。

“大哥,我是被他们绑架了,救我!”

“小子,不管你事儿,你让开,今天不做你这个生意了。”

“我要是不走呢?”但是江尘却是摇摇头,说道,“开开门,让这姑娘出去。”

第二章  叶家

“小子,我都说了不做你生意了,你听不懂是不是?”老女人脸色沉了下来,然后呵斥道。

“你们为什么要绑架人家姑娘家子,你让她走吧,让她走了,我就走。”

“嘿,小子,你还想装英雄是不是?”老女人没好气的说道,然后指着江尘,恨恨的说道,“你给我等着!”

说着老女人就拿出了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趁着拨出去的机会,女人赶紧对江尘说道,“大哥,你先赶紧跑吧,他们是黑社会,你只需要跑出去帮我报警就行了,谢谢你了。”

黑社会?

闻言,江尘却是笑了,华夏还有黑社会吗?顶多就是一群地痞流氓混混而已。

“他们为什么抓你。”江尘问道。

“因为一点私事,反正就是被他们抓了,大哥你赶紧走吧先,帮我报警就行了。”

“不用,你不用怕,在这里等着就行了。你先给我剪头吧。”

“——”听了江尘的话,女人顿时无语了。

这都什么时候还剪头。

“你不会吗?”江尘问道。

“会会。”女人无奈的说道,江尘是她的救命稻草,她现在只能是依着江尘,希望江尘赶紧出去给自己报警,但是就怕这些人也把江尘给抓住了。

然后女人就很不熟练的给江尘剪起了头。

但是推子刚刚拿起来,卷闸门就被打开了,两个大汉就从外面冲了进来。

带头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男子刚进来,便立刻嚷嚷道,“骂了隔壁,那臭婊子要跑吗?”

看到进来的这个男子,女人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

“臭女人,还敢跑是不是?”

说着,这个大汉就走了过来,准备动手打女人。

但是手还没落下呢,就被江尘给抓住了。

“小子,你是谁?”男人使劲的抽了一下,发现自己用不上劲,抽不回来,于是问道。

“平哥,他是来理发的一个小子,身上钱有点多,你懂我的,我就让这个女人出来了,结果这女人直接就要跑。”

“理发的一个小子?”平哥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江尘,呵斥道,“小子,没你的事儿,最好赶紧滚。”

“一个大老爷们干嘛抓人家姑娘,放了吧。”

“小子,我再说一遍。立马给我滚出去,不然,老子今天就给你放放血!”

“大哥,他们真是黑社会。”闻言,女人不由的躲在了江尘的身后,然后害怕的说道。

平哥手里不知从哪儿拔出来了一把短匕,在手里慢慢把玩着。他身后那男子,也径直走了过来,虎视眈眈地看着江尘,“小子,我再说一次,滚蛋!”

“我要是不走呢?”

“草,废了他丫的!”平哥大骂一声!直接一刀刺来!

眼看这一刀快打在江尘的脸上了,于是微微后退一步,避开了这一刀。

“哟,小子有点本事啊。”平哥说道。

江尘看着平头,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带着这个姑娘离开,我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闻言平哥顿时就笑了,“小子,牛逼啊,抢我的台词。但是就怕你没这个本事带她走!”

说着平哥再次朝着江尘刺来!

但是江尘却是动了,速度非常的快!

快的让人看不到,这人的刀刚伸出来,直接就被江尘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拜,接着就是惨叫!

另外一人见状,一脚踢来!

可是江尘早有防备,往后挪了一下,一脚就朝着男人申来的腿踩了下去!

然后就是咔嚓的声音响起!

转眼间,两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两个人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江尘深呼了口气,压制了一下体内的力量,和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斗争习惯了,这些人,都没能让自己身体活动起来。

“滚吧!”但是这里是华夏,江尘肯定不能下死手,于是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说道。

“小子,你牛逼,你给我等着,等着!”两个人自知不是江尘的对手,不敢乱来,最后放下狠话,然后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江尘看了一下那个老女人,被江尘看了一眼,老女人心里不由的升起一丝的凉气,站在那里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然后江尘走了过去。

“你要干嘛?”老女人害怕的说道。

“把钱给我,我不理了。”

“——”

“走吧。”江尘拿到钱后,回过头看了女人一眼,然后说道。

“哦哦。”女人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理个发也这么多事儿。”江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扫兴的带着自己行李离开了。

夜晚的时候,江尘随便的找了一个小旅馆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江尘拦了一个出租车。

“去这个地址。”江尘把地址拿出来给司机看了一下。

“叶家啊?”

“是。”

——

叶家老宅。

叶家曾经是一个名望世家,有着辉煌的过往,不过却是日渐没落,直至今日叶家在姜城市各大世家中已经是属于末流。

叶家东院有一个小型的广场。

此刻整个小广场内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更是有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弥漫。

广场上站着一个秀美的年轻男子,不算是强壮,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武功高手啊之类的存在,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站在那里,周围围着的叶家人一个个低着脑袋,看起来十分的害怕!

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你们叶家不是很牛吗,我的狗前些天,是你们叶的谁打的来着?打狗还得看主人是不是?主要还是我周少在姜城还是低调,知道的人不多,不然的话,我的狗你们叶家也不会动了。今天呢,我就是来要一个说法的。”

年轻男子身后坐着一行人,居中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叫叶飞鸿,是叶家老大。

周水水口中的狗其实是他的一个手下,但是前几天在一个会所里他那个混账儿子,仗势欺人,以为人家没背景,就动手打了人!

现在人家主子找上门了。

男人不敢吱声,目光落在了人群中心的一个老头的身上。

老头七十多点,年纪看起来很大了,脸上的神态显得极为苍老,脸色也发白,但双眉英挺,双目威严,一张国字脸更是有股凛然正义的威势。一看年轻的时候也是人物。

他就是现在叶家的老爷子,叶霸天!

同时他还有另外的一个身份。

那就是江尘的外公!

第三章  你再说一次

从周水水进来到现在,叶霸天一直在看着呢,但是他能说什么?

自己家本来就是理亏的!

而且周家算是姜城的大家族了,他们叶家惹不起,没有人比叶霸天现在更加难受的了,自己一把年纪了,被一个小辈来家里闹事,自己却不能站出来主持场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老爷子。”周水水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叶霸天的身上,然后咧咧嘴笑道,“我记得是你的孙子惹的我把,怎么不见人呢?”

周水水环顾着四周的周家人,眼神之中满是轻佻的神色。

他就这么一个人,整个叶家都不敢吱声。

“周少爷,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给你道歉行不行?”叶飞鸿看不下去了,于是就站了出来,然后说道。

“不行!”周水水摇了摇头,一副不屑的样子,“你还不够资格,我想怎样呢,很简单,要么你儿子出来,要么老爷子你给我道歉。”

可恶!

欺人太甚!

场中的叶家人一个个愤怒的不行,让叶霸天道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去道歉,而且还是给一个后生道歉,那他们叶家以后就没脸了!

但是都是敢怒不敢言,谁敢和周家作对啊。

“怎么?”见到叶霸天不说话,周水水不由的咧咧嘴,然后轻佻的笑道,“叶家这是怎么了?我记得叶家十几年前也是姜城的大家族了,这点魄力都没有吗?

老爷子,当年您女儿叶玉婷在姜城遭到许多实力的挟持逼迫,你们叶家好像是把叶玉婷给抛弃了对吧?

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们叶家就变了,变得没魄力了,一点没有大家族的风范了,不过也是女儿都敢不要的家族,能有什么魄力呢?你说是不是?”

“住口!”叶霸天低沉的叫道。

当年女儿叶玉婷的事儿,一直是叶霸天心里的心结,现在被周水水提起来,叶霸天很生气!

“我要是不住嘴,你能怎么办呢老爷子?”但是面对叶霸天的厉喝,周水水却是丝毫不在意,反而是玩味的笑道。

叶霸天的脸色变得无比得阴沉。

——

叶家老宅外,一辆计程车呼啸而至,停了下来。

车里面走下来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他那张棱角硬朗透着几分英俊的脸朝着叶家老宅看了眼,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如果按照血脉关系来说,他是这家的外孙——

只是当年母亲的事儿,让他对于叶家有着很深的芥蒂。

走下车的正是江尘,他深吸口气,走到了叶家门前按了门铃。

不一会一个老管家开开门走了出来,看到江尘之后,老者微微一愣,似乎感觉有些熟悉。

“请问你是?”打量了江尘一会儿之后,随后开口问道。

“我叫江尘。”江尘淡淡的说道。

“江尘?!”老管家眉头一皱,似乎对于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什么?你你是江尘?!”不过过了一会儿,老管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变得震惊了起来!

“是,如果不方便的话,那改日再来。。”江尘淡淡的说道。

“江尘,江尘,你果然还活着,都长这么大了,我是王伯,以前你母亲带着你回叶家的时候,我还经常逗你玩。”老管家忙是说道。

“哦。”江尘淡漠的点点头。

对于叶家,对叶家人,江尘并没有什么亲情的感觉。

当年母亲未婚先孕,留学之后带着自己回来,那个时候叶家把他们母子拒之门外。

甚至之后母亲出事儿,叶家不管不问,甚至不认这个女儿,所以对于叶家,江尘没什么亲情可言。

“先进来吧。”老管家叹了口气,知道江尘对叶家有恨。

“我想见见叶霸天。”江尘跟着老管家进了叶家,随后开口问道。。

“老爷他、他——”王伯一阵嗫嚅,而后他轻叹了声,说道,“老爷正在东院的广场呢。你表哥叶文泽惹了一些人,现在正在那边处理,不是很方便,我试着给你把老爷叫过来吧。”

“不必了,直接带我去东院吧。”

“好,好,那你跟我来吧。”王伯无奈的点点头。

“老爷,你看谁回来了。”到了东院的广场的时候,远远地王伯就对那边的叶霸天叫了起来。

听到老管家的声音,众人都是回头看去,叶霸天也看了过来,然后顿时愣住了,苍老的目光中顿时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江尘?”

当年叶玉婷留学几年回来之后,带回来了一个几岁的孩子,未婚有孩子,这让叶霸天很生气,所以当时不认他们母子。

因为他是个传统的男人,对于这样的事儿是不能容忍的,可是一直到叶玉婷出事儿死了之后,叶霸天才后悔了,不管怎么样,都是骨肉啊!

后来叶玉婷死后,叶霸天想要把江尘给接到叶家,只是那个时候,江尘消失了,据说是和叶玉婷一起在那场大火中死了。

不过叶霸天显然还是记得和这个有血缘关系的外孙的。

江尘没有言语,缓缓走去,步伐沉稳,目光内敛,脸色极为平静,身上隐隐流露而出的那股气势沉稳如山。

最后来到了叶霸天的面前。

“江尘——真的是你啊。”叶霸天声音有些颤抖。

“是我。”江尘淡淡的点点头。

因为母亲的事情,所以江尘对叶家对他都是心存芥蒂的。

“我母亲当年死后,灵位是被你们叶家拿回了叶家,我这次回来只是拿回我母亲的灵位的。”

“你就是江尘?”本来自己正装逼呢,结果一个人过来直接打断了,周水水难免有些不开心,但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我是。”江尘回头看了周水水一眼。

“哈哈,我知道你。”周水水哈哈的笑道,“当年叶玉婷未婚带回来的孩子就是你,当年圈子里都在传叶玉婷是个荡妇,回来之后带回来了一个野种。”

闻言,江尘眸子一沉,然后往前走了一步,盯着周水水,眼睛随即眯了起来,“你说谁是荡妇?你在说一次。”

第四章  我姓江

“我说叶玉婷是荡妇,你是野种,怎么了?”周水水目光轻佻的看着江尘,玩味的笑道。

开玩笑,他周水水还怕别人威胁吗?而且还是三流家族,叶家人,还是当年叶家不要的人。

说完,周水水的目光还落在了江尘的身上,他倒要看看江尘能拿自己怎么样。

“啪!”

结果一个大巴掌直接就朝着他呼了过来,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当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叶家人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叶霸天都愣住了,他们一直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的周水水,江尘就这么一巴掌打了上去,毫不顾忌,难道你不知道人家是周少吗?

周水水摸着自己的脸颊,好久才是反应过来,显然他也是不信的。

不信江尘竟然敢打自己。

好久才是反应过来了,然后竟然是哈哈的笑了起来。

“牛逼,叶家人唯一一个牛逼的人,竟然还是当年不要的野种。”

“啪!”

江尘又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你骂我我也不开心。”

刷!

周水水两个脸蛋都是红紫红紫的,脸色也是在这一刻阴沉了下来。

“你想死?!”

“我想死,但是你没那个本事弄死我。”江尘挺直着胸膛看着周水水,然后淡淡的说道。

“不用我弄死你,会有很多人想弄死你的!你忘了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如果大家知道叶玉婷的儿子还活着,你猜猜会有多少人对你感兴趣?”

“我不在乎。”江尘淡漠的说道,“因为谁欠我们的,我都会一笔笔的讨回去!”

“哈哈。”周水水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似的,“江尘,如果我是你,我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辈子,还出来干什么?当年的事情以你母亲的死就可以结束了,你回来只会再次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你的身上。

你以为你会点功夫就可以了?

你错了,我告诉你,现在这个社会吃人可不是靠拳头的——

就比如我,今天你打了我,我打不过你,但是我回去之后,一定想办法弄死你,而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在威胁我?”江尘眯起了眼。

“那又怎么样?”

“现在你在我的手上。”江尘笑了笑。

“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我不成?”周水水也笑笑。

“我不杀人。”江尘摇头,“杀人犯法,我又不傻。”

但是瞬间江尘眼睛眯了起来,一丝寒芒从他的眼中涌出,“不过我会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我猜你不敢。”周水水摇摇头,“当年的事情是上辈的事,我没有参与,我们周也没有针对过你们母子,你刚来姜城,我不是你敌人,而且你刚才已经得罪了我,我不觉得在得罪我一次是什么好事。”

“你在求饶,还是建议?”

周水水眼睛眯了起来,“我觉得你有点不识时务。”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什么?”

“既然得罪了,那就狠狠的往死里得罪!”江尘低声说道,说完,一把惦着周水水胸口的衣服,把他给提了起来。

“我既然回来了就没打算隐藏自己,你是周少是吧?打了你的话,我回来的消息应该会很快被人知道了。”

“你最好把我放下来。”

“不好意思,我不放。”

匡!

说完,江尘直接把周水水给砸在了地上,然后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又一脚踩在他的身上!

周水水再被江尘狂揍了一顿之后灰溜溜的走了,他能不走嘛。

他又打不过,难道留下来继续挨打?

周水水走了,叶家人松了口气。

“阿尘。”

叶霸天叫住了江尘,可是江尘没有想理他,只是朝着叶家的祠堂走去,今天他来叶家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带走自己母亲的灵位。

可是显然叶家人不想让江尘这么在叶家走动,马上就围住了江尘,“江尘,老爷子叫你话呢?你没有听到?”

说话的是老爷子的三儿子,叶飞天,按辈分来说他是江尘的三舅。

“老爷子?老爷子是谁?”江尘问道。

“就是你外公。”

“我没有外公,我只有母亲,我母亲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江尘摇摇头。

“大逆不道!”老大叶飞鸿呵斥道,按辈分这是江尘的大舅,“江尘,你这是什么话!”

“呵呵,刚才怎么不见你这么大声对周水水他们说呢,刚才你怎么不站出来?”

“——你”叶飞鸿脸色有些难堪,然后沉声道,“小杂种就是小杂种,一点素质也没有。老爷子,把这东西赶出去吧,本来我念他是四妹之子,既然当年的大火中他没有死,既然回来了,可以看在四妹的面子上收留他,可是现在看来,根本没这个必要!”

“住嘴!”叶霸天沉哼一声,老爷子七八十了,但是虎背熊腰的,看起来威严十足,他一开口,就没人说话了。

“没死就好,回来就行。”叶霸天说道。

“你错了。”江尘摇头,“我不知道你的回来是什么意思,我姑且认为你是让我回叶家,不好意思,我姓江,不姓叶,我回来只是给母亲讨回公道,仅此而已。”

“你是姓江,不过你身体里也有叶家的血脉。”

而其他的人则是十分的不爽,特别是叶家的那些个小辈们,一个个的十分的不服气,一个穿着阿玛尼的年轻人指着江尘的鼻子说道,“爷爷,这个家伙不是十年前该在大火里死了的吗?现在突然出现,鬼知道是不是是江尘,就算是,鬼知道他回来是干嘛的,说不定是混不下去了,才回来了,混口饭吃,想让我们叶家收留他。”

这个年轻人叫叶修阳,是叶飞天的儿子,他满脸的不屑,“爷爷,我们叶家人可不养闲人的。。”

“是啊爸,修阳说的没错,我们叶家不养闲人的。”

“住嘴!”

叶霸天不耐烦的说道,他摆摆手,看起来有些累了,“你们都下去吧。让我和江尘待一会。”

“爸——”

“我说你们都下去,现在话多了是不是?刚才你儿子怎么不站出来?”叶霸天冲着叶飞天说道。

后者顿时焉了,然后嘟囔了两句,才道,“走吧。咱们先回去。”

叶修阳走到江尘的身边的时候还不屑的看了他两眼,对于他来说,江尘可是一个没有父亲的野种,这种人在叶家还这么一副二五八的样子,让他很不屑。

不过既然老爷子开口了,他也不敢反驳,然后就跟着叶飞天离开了。

接下来,老大叶飞鸿也离开了,两个顶梁柱都离开了,剩下的人也都一个个的离开。

院子里就只剩下江尘与叶霸天了。

“你说的没错。”叶霸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别看叶霸天七八十了,但是身子看起来硬朗的很,腰也不驼,站起来虎背熊腰的像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一般,“你的确姓江,但是你不可否认你的体内也有叶家的血。”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江尘不觉得叶家的老爷子闲得没事和自己聊天。

“你对叶家有恨。”

“没有。”江尘摇摇头,“叶家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我对叶家没有什么感觉。”

“那你为什么出手帮助叶家解决这次危机。”

“你错了。”江尘摇摇头,“我只是需要扬名罢了,刚好这次是个机会。”

“但是你还是出手了,你不能否认。你心里还是有叶家的。”

“老爷子,话可别这么说,我知道你想怎么,你们叶家现在不就是没有人能够扛起叶家的烂摊子,你想拉拢我一下呗,我又不蠢,我看得明白,但是老爷子,我实话和你说吧,我没那个兴趣,我今天之所以来叶家就是因为我知道我母亲的灵位在这里,所以我才过来的。”

“当年你母亲带着你,我不是不让你们回到叶家,而是因为你母亲未婚带回来一个孩子,当时叶家还在发展,会对叶家有影响,所以才不让你们回来叶家的。”

“当然了,在你们看来我就是个没爹的小杂种罢了,会影响你们叶家的仕途,我可以理解的。”

“但是毕竟你母亲是我女儿,我的心里还是有你们的。”叶霸天回忆的说道,”所以最后,我还是让你母亲回了叶家。”

“她死了之后你让她回来了,只是进了你们叶家的祠堂对吗?”江尘突然压低了声音,怒声道,“死了才让她进了叶家的祠堂,老爷子,你说我是不是该感谢你?感谢你给我母亲一个家?”

“不,我其实——”

“活着的时候你在哪?我母亲被千夫所指,被人追杀的时候,叶家在哪儿?你告诉我叶家给予过我们母子帮助吗?现在你给我煽情,老爷子,你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一个煞笔?”江尘有点激动。

“你心中还是有恨!”

“对,我是有恨,从我记事的时候,我母亲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带着我飘零在姜城,我恨叶家为什么把我母亲拒之门外,那可是她的家,每次过年的时候,我母亲暗自落泪的时候,我就恨,我恨!

我恨为什么那些人追杀我母亲的时候,你们叶家连个警都不报,不管不问,我恨!”江尘咬着牙道。

叶霸天久久不语。

“我今天只是回来带走我母亲的灵位。另外我很感谢你,在我母亲离开的十年时间里,你能给她一个避雨的地方。”江尘使自己平静了下来。

“你跟我来吧。”叶霸天一下子像是老了几岁一般,说完,他带着江尘一块去了叶家的祠堂!

进了叶家的祠堂之后,江尘一下就看到了中间那个红木的灵位。

扑通!

江尘一下子就跪了下去,然后砰砰的磕了三个头,“孩儿不孝,这么久了才回来接您!以前是孩儿无能,孩儿没有能力,但是现在我长大了,我不知道什么算有能力,但是我知道,那些伤害过您的人,我一定会一个一个的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在所不惜!”

“以前再苦你都没皱过眉,您说有我的地方就是家——”江尘又磕了几个头,然后跪着来到灵位之前,看着灵位,江尘眼中顿时满是柔情,“现在。我带您回家!”

“叶家祠堂的灵位不能动,这回祖训。”看着江尘把灵位拿起来,叶霸天阻止道。

“我不是叶家人。”

“带走可以——但是我想我们可以谈谈。”叶霸天眼神精明的看着江尘。

第五章  我也是战士

“少爷,现在圈子里都在说您那天在叶家的事儿。”

一个会所的包厢里,周水水的抽着烟,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狗腿子。他的心情十分的不好,“那天的记者还有所有的围观的人,我不是已经让你警告过了吗?这就是你给我办的事?”

“少爷,我全部按照您说的做了,他们也都答应不吱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知道了。”狗腿子吓得直哆嗦。

“手伸过来。”周水水说道。

狗腿子不知道周水水要干嘛,但还是把手伸了过去。结果周水水把手里的雪茄使劲的摁在了狗腿子的手上,后者痛的只呲牙,但是硬是不敢叫出来——

“哼!”周水水目光凌冽,冷哼一声,“一定是叶霸天那个老东西,老家伙想让我名誉扫地,并且间接的告诉大家他叶家多出来一个敢打周家少爷的人物——

但是,老东西,你太看得起那个小杂种了!”

周水水眼中寒芒涌动,还没人敢那么打他呢,所以江尘,必须会付出代价!

——

而此刻那个在圈子里被人议论纷纷的江尘此刻却毫不知情的蹲在马路牙子上——

“停一下!”

终于看到一辆出租车驶来,江尘掂着自己的麻布小包,连忙的追了上去。

凌晨一点左右,马路上静悄悄的,整个城市都被昨天下的白雪所覆盖,在这种鬼天气里,连个出租车都等不来。好不容易等来了,江尘自然不会放过。

出租车本来没想停,但是司机他没有想到江尘的速度那么快,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这男人怎么就到前面去了。不得已的才停了下来。

江尘还没开车门呢,车窗先是摇了下来,一张普通的中年男子的脸庞出现在江尘的眼帘,男人抬头的时候,一额头的抬头纹,很普通的一个为生活奔波劳累一生的男人的模样。

他娴熟的朝着江尘笑笑,似乎以前也经常碰见这种事儿,“小哥,实在不好意思,车上已经有客人了,要不你等下一辆?马上就有车了。”

“让他上来吧,我可以和他拼一下,这么冷的天。”车上突然响起一个温柔的甜美的声音。

“那行,姑娘你要是没意见那就可以。”中年司机回头看了一下,然后笑着答应。

说话间,他开了开锁,然后把车门给打开,朝着江尘招呼了一下,“上车吧小哥。”

“谢了师傅。”江尘露出自己的大白牙。

出租车的后排坐着一个女生,二十三四的样子,相貌娇美,肤色白皙,一双明亮的大眼如同宝石一样晶莹,俏脸之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给人一种容易近人的感觉。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浓厚乌黑的披肩发,犹如黑色的瀑布悬垂于半空。

“谢谢。”江尘上车的时候,女生朝着江尘点头微笑示意,江尘也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坐在了女生的旁边。

“去哪,小哥。”看到江尘坐稳以后,司机大哥就开口问道。

“你先送这位美女到地方吧,我不着急。家里没什么人。”

“你要是近的话就先送你吧。”司机询问道。

“我家也不近,你先送这位美女吧回去吧,待会再载我回去。”

“那行,小哥在外面打工回来了?”司机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跟江尘唠了起来。

“是啊,奔波了这么多年了,回来看看。”

“过年的时候是的回来看看,在外面拼搏不容易,万一出点三长两短,连家人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就遗憾了。”

“老哥,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丧呢。”江尘指责了一句。

“哈哈,小哥不要介意,我说话直。”

中年司机立马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去开车里的暖气,“大半夜的,开开暖气。”

“是挺冷的。”江尘哈了哈手。然后瞥了一眼旁边的姑娘,发现江尘瞥自己,女生立马报以微笑。

简单的交流之后,车里在没任何的声响,女孩脸上虽然一直挂着和煦的微笑,可是待久了就会发现,又有一种拒人之外的感觉。

司机稳健的开着车子,在市区里兜转了约莫有十分钟左右,中年司机抬头看了看后车镜里,他发现女人还有那个男人都已经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然后中年司机竟然把自己连衣帽戴在了头上,脸上那种邻家大哥的感觉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冷。帽沿之下,一双邪恶的眼睛抬头瞥了一眼路边的摄像机,然后一踩油门,一低头快速的驶过。

嗡嗡!

沉闷的发动机变得躁动起来,车速很快,没一会儿的功夫车子就驶出了郊外,然后又过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车子停在了一处山口。

男人先是下车,下车之后确认了一下躺在后排的女人,然后才对着漆黑的山口拍了两巴掌。

啪啪!

声音刚落,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出现,皮衣上的连衣帽被男人戴在头上,在加上这漆黑的夜色,使人看不清他的模样。

“人抓来了。”

看到他之后,中年司机摘下了帽子,然后对他说道。

“我见车上怎么两个人?”皮衣男子问道。

中年司机露出一丝阴冷之色,冷笑一声,“一个不长眼的毛头小子。”

“做了。”

“放心。”中年司机点点头,然后转身回到了车子,他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然后指住了躺在女人身旁的江尘的脑袋。

眼中一抹森然的杀意一闪而过,“小子,给过你机会,要怪只能怪你不长眼。”

然而正当他准备开动扳机的时候,突然的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动不了,而不知什么时候,原本躺着的江尘竟然直腰坐了起来,他的手中多了一把小刀,准准的插在了中年司机的心脏那里。

“你——你——”中年司机面露痛处之色,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我感谢你给我机会,但同时我也抱歉,我不会给你机会。

从我上车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你是个死人。”

“为什——么?”这个司机到死都没有明白,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这小子的异常,他怎么吸了迷药就没事儿,他出手的时候自己怎么没有察觉!

至死,他都没懂,他面对的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强大。

“怎么回事?”

外面的皮衣男子见中年司机站在那里迟迟不过来,不由的发出疑惑,问道。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男人佟的一下倒地的声音,皮衣男子一怔,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在他的注视之下,江尘缓缓的走了下来。

“这个傻子。”看着江尘之后,皮衣男子不由的啐了口唾沫。

“不能怪他。”江尘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男人,他目光之中并没有鄙视之色,在他看来任何一个被派来执行任务的特工战士都是值得尊敬的。

“其实我刚才还在想。”

“想什么?”

“我想他的家里应该还有妻儿老小,等着这么一个丈夫父亲回去。我到底要不要杀他。”

“可是你还是杀了他。”

“战争分输赢,战场上的输赢就代表着生死。”江尘沉声说道,“本来我打算放他回去的,但是我知道,他应该接触不到那最后的那个人。”

“所以你留下了我,让我回去报信。”

“聪明人活得久。”

“你错了!”

“嗯?”

“他是战士,我也是战士。”皮衣男子眼中流露着视死如归的目光。

说罢,一声闷响,然后就见他嘴角流出鲜血,然后一头倒下。

————

“战狼突然出现在目标身边,鹰眼阵亡。”

与此同时,这样一行电文在某处电台被翻译出来。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欢看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