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弃少归来by桔梗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桔梗

类型:言情

大小:11.7MB

时间:2018/10/11 18:34:10

内容概述:《弃少归来》又名《逆天废柴》,是作者桔梗所写的一本...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40197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弃少归来》又名《逆天废柴》,是作者桔梗所写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代仙尊林君河一朝穿越成了地球上的吸毒少年,面对窘迫的环境他会何去何从呢?

弃少归来by桔梗最新章节阅读

第一章  仙尊重生

“林君河,你身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算是个人吗?”

“林君河,枉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畜生!”

“林君河,我真是看错你了!”

几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有男有女,都带着极度愤怒的情绪在里边。

此时,林君河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脑袋好像快要裂开一样,又如被灌入了千斤重的水泥,沉重无比。

“好痛……”

林君河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双手本能的朝前胡乱抓去。

入手,一阵柔软,紧跟着的是一股十分浓郁刺鼻的香气,这股刺激,让林君河猛的睁开了双眼。

“我这是在何处?你是何人?”

入眼的,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狐媚女子,正在那里小声的啜泣,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比的怨毒。

林君河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这个混蛋,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眼前那女子,甩过来一记耳光。

林君河眼神一变,就想要去阻拦,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这幅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

感受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林君河震惊无比。

这个弱小的女人,居然可以伤到自己?

这怎么可能?

脸色一变,林君河马上在脑海中凝聚神识,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下一刻,脑海中轰然炸开的疼痛之感让他大吃一惊。

自己现在连神识都无法凝聚!

这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可是玄界大陆至高无上的仙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自己数千年的修为,荡然无存了?

这个事实让林君河感觉万分的震惊。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林君河回想了起来,自己是在一处上古遗迹寻到了一个名为上苍之眼的帝器的时候,被最信任的师尊与兄弟背叛。

自己最爱的女人陈仙儿为了救自己,身陨道消,之后自己也失去了意识。

“仙儿,仙儿,你在哪里?”

林君河咬牙,眼中神色滔天,满是戾气:“赤龙仙尊,陈仙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都没有一丝的怜悯,你这个畜生!”

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陈仙儿面色冰冷的看着自己,却又义无反顾的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那惨然的笑容,让林君河瑕疵欲裂。

“不对,这里不是玄界大陆,这里是……地球?”

林君河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豪华的酒店套房,神色不由得再次一变,脑海中突然涌入了一股海量的记忆。

脑海之中那早已被尘封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再次被唤醒。

上一世,自己本就是地球上的人,最后飞升成仙,进入玄界大陆。

没想到数千年之后,自己居然回来了,而且重生成了一个纨绔大少?

“林君河,你做出这种畜生行径,现在又在说什么胡话?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一道吼声在他耳边炸响,林君河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顿时感觉到了有些不妙。

自己现在,居然身出在一处豪华的酒店套房之内,而自己的面前,居然坐着一个满脸泪痕,衣衫凌乱的女人!

而在她的旁边,还站着几分满脸怒容的男人,指着自己破口大骂。

“林君河,你连自己的大嫂的注意都敢打,你还算是个人吗?”

这句话,让林君河浑身一个激灵,数千年的阅历,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什么,不由得大感头痛。

这纨绔大少,在被自己穿越之前,居然意图非礼自己的大嫂?

不!

林君河突然感觉有些不对,自己的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这明显的被人下毒了。

这同样名为林君河的纨绔,不是要非礼这女人,而是被下了药,陷害毒死了?

“林君河,你做出这般龌龊之事,你等着吧!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告诉你大哥与你家中长辈知道!”

几人拿出相机,一阵乱拍。

“不好!”虽然已经离开地球数千年,相机这东西林君河还是记得的。

现在这样子要是被拍下来,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林君河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光是像这样躺着都耗费了他不少力气。

“林君河,你这个畜生,明天就让你在全市出名!”

几人咬牙痛骂,这让林君河很是惊讶,因为他从这人的记忆中得知,这几个正在骂他的人,是这具身体最为要好的几个朋友!

这林君河,居然也跟自己,被最信任的人给背叛了?

“朋友,我们可真是同病相怜,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这些贱人好过的!”

林君河咬牙,眼中怒气滔天,也不知道是因为前世之事,还是为现在的遭遇而感到不平。

一行人拍下林君河与那狐媚女人的照片之后,满意的离去。

那女人在离去之前,还回头,冲着林君河冷笑了一下,眼中满是冷漠。

这样毒蝎心肠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大嫂?

林君河咬牙,愤怒无比,却依旧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在愤怒之时,林君河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看到了那女人浑身赤裸,只穿着内衣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回事?她刚才明明是穿着衣服的。”

林君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再去多想,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活下去!

这幅身体内,还残存着大量的毒素,自己如果不想点办法,估计刚穿越回来,又要死了。

“可恶,如果能运转玄天斩龙诀就好了!”

林君河咬牙,发现自己不仅不能动弹,经脉都断了好多处,这可真是个恶毒的女人,这幅身体明显还被殴打过一遍了。

“嘶……难道我君河仙尊才刚重生就要这样结束了?不!不可能!我还要杀死那些贱人!”

“他们,必须死!”

林君河的眼中爆发出一股滔天恨意,就在这时,他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一只琉璃色的珠子散发着神秘的光彩从他眉心浮现而出。

“苍天之眼?”

看到这珠子,林君河顿时一阵狂喜,将其小心的抓在了手中,眼中闪烁着异样的身材。

“纨绔大少?废人?不!我君河仙尊,要重新归来了!”

“所有亏欠与我的人,颤抖吧,然后,等着我!”

林君河仰天长笑。

第二章  居然是个瘾君子

苍天之眼,前世的自己就是为了这个宝物才跟师傅还有最好的兄弟反目成仇,被他们偷袭而死。

一回想起这段记忆,林君河的胸中还是有滔天的怒火涌起。

他们杀死自己也就算了,面对同门师妹,自己的亲女儿,那两人下手都没有一丝的迟疑,实在是两个畜生!

想到这,林君河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

一丝血液,顺着空气诡异的飘进了苍天之眼之中。

“轰!”

林君河的大脑只感觉再次宇宙大爆裂一般的炸开,疼痛不已,而苍天之眼也再次回到了他的眉心。

半晌过后,林君河的双眼中闪过一丝金光,而后一切就又恢复了平静,任凭林君河再怎么呼唤,苍天之眼都没有动静了。

“这苍天之眼还是太过神秘,就连我,对他的信息知道的也是少而又少。”

林君河皱了皱眉头,很快也就不再去想。

至少这苍天之眼帮自己解了毒,总算是不用一重生就这么憋屈的死去了。

至于苍天之眼的妙用,看来急不得,只能慢慢的去研究了。

“林君河……”

再次打量了一下这幅与自己名字相同的身躯,脑海中属于原本林天河的记忆也差不多都融合完毕了。

对于这原先身体的主人,林君河只能送他三个字。

人渣。

而且还是相当典型的纨绔大少,头脑也不够聪明,被几个朋友联合这个女人下了个这么简单的局居然都没有发现。

最后,更是被自己的大嫂给毒死,实在是太惨了。

而且,最让林君河感觉头疼的是这小子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孱弱。

终日流连于娱乐场所与夜场,这幅身体早就被掏空了,再加上刚才被巨量的毒药给侵蚀,让这身体更加的虚弱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修炼,至少也要突破炼体期第一层。

没多想,林君河马上开始打坐。

要修炼的功法,他也早就已经有了抉择。

前世,自己修炼的是自地球上得到的一个功法残卷,化龙决。

虽然这功法最后是帮着自己成功飞升,但是对后来去了玄界大陆这个大舞台的自己来说,已经是算不得什么好的功法了。

如今重生,正好选一门上等功法,让自己快速的恢复实力。

就在林君河如此想着的时候,苍生之眼突然又亮了一下,而后他的脑海之中多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内容。

“五行衍天决!”

脑海中这五个金色大字,看得林君河一阵心惊肉跳。

“这难道就是上苍之眼的秘密之一?”

林君河一眼就看出了这功法的不凡,怕是自己所掌握的功法加起来,都没它的价值高。

一夜的修炼很快过去,林君河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五行衍天决,当真是神妙无比,居然在一个晚上就让我的身体恢复了大半,而且让我突破到了炼体第一层?”

“咦?九龙鼎?我上一世的本命法宝居然也带来了。”

用苍天之眼的透视能力內视自己的丹田,林君河又惊又喜。

不仅有苍天之眼,连九龙鼎都带来了,可惜,现在的九龙鼎已经残破不堪了。

不过,即使如此,有了这两样东西,自己恢复到以前的修为,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

站了起来,林君河对自己一晚上的修行成果十分的满意。

突破到炼体第一层,虽然还算不得是修士,但是要是对上这幅身体以前主人那样的货色,眨眼间就能放倒三五个。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林君河起身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子,约莫只有双十年华,让林君河看着都为止一滞。

在玄界大陆,什么绝美的女修他没见过,但是眼前这女子,绝对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不在自己的挚爱陈仙儿之下。

一双眼眸,如秋月一般明亮,又有泉水般的清澈,不施粉黛,却也倾国倾城。

看着眼前这女子,林君河的记忆中马上就闪过了她的信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幅身体的妻子,楚默心。

因为自己林家的势力才被他们楚家强行嫁给了自己这种二世祖,典型的政治联姻。

“事情我都知道了,跟我走。”

楚默心的神色很复杂,如果可以,她多想永远不认识这个人,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一辈子。

但是现实总是不如人愿,这个人渣偏偏是她的老公,而且还要她一次次的来替他擦屁股,收拾烂摊子。

终于,发生了今天这一的事情,楚默心心里一声悲叹,却没有太多的感慨。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已经彻底绝望了,还是已经麻木了。

躲闪着林君河的眼神,楚默心一脸的冰冷:“爷爷要见你,你等下好好道歉。”

点了点头,林君河乖乖的跟着楚默心走,心里却闪过一丝寒意。

道歉?

那不可能。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错,这一切只是一个恶毒的局,一个针对自己的圈套罢了。

看着乖乖听话的林君河,楚默心有些意外,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满满的心酸,估计他是知道自己这次真的闯了大祸了,才会这么听话的吧。

出了酒店大门,楚默心打了辆出租车,这让林君河很是意外:“我们没有车子么?”

“车子不是早被你卖掉了么?”楚默心直接上了车,没有再跟林君河说话。

林君河愣了一下,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居然还是个瘾君子!

家里知道他吸毒,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他就把车子给卖掉了!

卧槽,这货也真是人渣到一定地步了,人才啊!

一路上,楚默心都是那个冰冷冷的表情,让林君河也有些尴尬,几次想要搭话,发现好像根本没话题可聊。

而且原本的林君河伤楚默心太深,自己现在还是暂时保持沉默吧。

很快,出租车就缓缓驶入了林家的别墅区,而后在住宅面前停下了车。

林君河刚一下车,就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一脸的讥讽:“哟,这不是对自己大嫂意图不轨的林君河么,怎么,坐出租车来的?你这可太丢我林家的脸了!”

“关你屁事!”林君河直接瞥了他一眼。

那人一愣,也没想到林君河会还击。

楚默心轻叹了口气,怕林君河还会惹事,就赶紧拉着他走,后边那年轻人缺还不肯罢休,嘲讽道:“林君河,你老婆这么漂亮,你要是没钱,不如把她借我几天,怎么样?”

林君河一回头,眼中闪过一道煞气:“借你麻痹!”

“啪!”

一记耳光,直接甩了过去!

第三章  打的就是你

“你?你居然敢打我?”

挨了林君河一巴掌,那人一脸的惊讶,满脸愤恨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要打死你!”

林君河直接上去又补了一脚,把那人直接踹翻在地,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起来。

这人林君河也认识,是他的表哥,叫林天辉,是个色胚,早就窥觑楚默心很久了。

“你这个畜生,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林天辉愤怒的大叫,但是他这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是炼体一层的林君河的对手,直接被林君河骑在身上,一顿胖揍。

原本还算帅气的脸庞,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猪头,青一块紫一块的。

“林君河,够了。”楚默心赶紧拉开林君河,眼中满是愕然。

他,他这是为了自己在打架吗?

楚默心的神色很复杂,这在过去,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想起林君河过去的种种劣迹之后,楚默心的脸色马上又冷了下去,轻叹口气。

估计是自己想多了,林君河跟林天辉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跟人大打出手呢。

估计,只是纨绔之气又犯了吧。

“林君河,走吧。”楚默心失望的开口,林君河哦了一声,乖乖跟了过去。

进入林家宅院之后没走几步,又一人迎面走来,跟刚才那个林天辉长得倒是有几分相似。

林君河记得,这人应该是刚才那人的哥哥,林天琅。

“哟,这不是我们林大少么,怎么,你还有脸回来?”

林天琅笑了笑,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中满是鄙夷与不屑,似乎在看垃圾一样。

看到这人,林君河的眼神闪过一丝寒意。

如果自己猜的不错,这人,就是昨晚陷害自己的幕后凶手之一。

昨晚,就是这个林天琅,打电话来邀请自己出去喝酒的。

至于他的目的,林君河心里也稍微有了些眉目。

林家直系年轻一代之中,男丁总共只有四人。

这个林天琅加上外边那个林天辉还有他们的大哥,也就是昨天那个狐媚女人的老公林天华三人,是亲兄弟。

而自己这一支,则只有自己一人。

如果除掉了自己,那林家的家业,可就随便他们三兄弟瓜分了。

想要把自己排除在外?

林君河的心里冷笑一声,自己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我有没有脸回来,关你屁事?”

林君河冷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还是说,你这么关心我,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你,你不要胡说!”

林天狼冷哼一声,盯着林君河道:“你连兄弟的女人都敢调戏,现在还敢回林家来,你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我是不是胆大包天,你马上就知道了。”

林君河淡淡开口,上前一步,一记耳光甩了出去。

“你!你敢打我?”林天狼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相信这是那个瘾君子林君河能做出来的事情。

在他记忆力,林君河可是个为了一点毒资,能跪下来舔他鞋子的人。

“打的就是你!”

林君河又两个耳光甩了过去,打得林天琅眼冒金星,他虽然体质不至于跟外边那个被打成猪头的林天辉一样差,但是也好不到那儿去,根本招架不住这几巴掌。

最后,还是几个林家的仆人来把两人给分开了。

“林君河,你真是好样的!我一定会把这事告诉给爷爷他们知道!”林天琅大怒。

面对他的威胁,林君河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以后你再在我面前装逼,我见一次,打一次。”

“你!”

林天琅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君河,根本不知道他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真是反了他了!

这个废物,怎么会有这个勇气反抗自己?

而且,他的力气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他不是早被毒品给拖垮了身体么?

林君河冷笑着看了一眼之后,大步朝前迈去。

名震玄界大陆的君河天尊为人处世只有一个原则。

以牙还牙,千倍奉还!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罢,林君河独自一人进入大堂,留下楚默心一人在外边诧异了很久。

今天的林君河,真是有点不一样。

“草!这狗日的不会是嗑药磕嗨了吧,这么大劲!”林天琅破口大骂。

楚默心顿时心里一凉,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如果他真的嗑药了,在家里一众长辈面前大闹,这可怎么办?

着急之下,楚默心就想要追上去,却被林天琅让两个下人拦住了。

“弟妹,你就不用进去了,今天是我们林家人内部的会议。”

林天琅冷哼一声,进了大堂,脸色阴沉无比,今天一定要把林君河这家伙赶出林家!

刚进入别墅大厅,林君河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抬头一看,林家重要的人员,基本都到了,林老爷子坐在正中,一脸的怒意。

而昨天那个狐媚女子,正一脸梨花带雨的在跟一个中年女子倾诉着什么。

林君河心中冷笑一声,挺直了身板走了进去。

“林君河,你还不快给我跪下!”

一进去,林老爷子就是一声河东狮吼,看起来是相当的震怒。

林君河神色不变,淡淡开口:“我无过无错,为何要跪?”

“逆子!你做的什么好事你自己还不知道么?无过无错,真亏你说得出口!”

林老爷子被气得发抖,林君河的父母前几年死于一场意外,所以林老爷子对这个最小的孙子也是额外的照顾。

但是没想到,他却被自己娇惯成了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

这次犯下这样的错,传出去,整个林家脸上都无光。

林君河的大伯林国标赶紧安抚了一下老爷子,而后瞪着眼睛怒斥林君河:“君河,你爸妈走的早,家里对你百般照顾,你就是这样回报家里的?”

“这次的事情,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再混蛋你也不能对自己大嫂出手啊,你这是在丢我整个林家的脸。”

林国标一脸怒意,一副为了林家的模样。

林君河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件事他有没有参与其中,但是身为林天琅兄弟的父亲,他怎么都脱不了干系。

“大伯,我可没有丢林家的脸,我是被人陷害的。”林君河淡淡道。

第四章  还是你跪下吧

“陷害?”

林国标一脸寒色,一拍桌子怒道:“到现在你还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都已经被人拍下照片,人赃俱获,我看你还想怎么解释!”

这时,林天琅十分适时的拿出好几张照片来,还在那虚情假意的说着:“哎,君河,这次你真是糊涂了啊!”

狐媚女子一看到这几张照片,马上就又装模作样的嘤嘤嘤哭了起来。

林老爷子看到这些东西,更是被得火冒三丈:“畜生,跪下!给你大嫂道歉!”

“就是她陷害的我,我为何要跪?”

林君河身板停止,直视着林老爷子,一脸正色:“我林君河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就是不跪这样的贱人!”

“你!”

林老爷子一阵气结,林国标也是被气得咬牙切齿,大怒:“混账东西,让你跪,你就跪!林家还轮不到你做主,由不得你讨价还价!”

“想让我跪,你也配?”林君河冷哼。

这让林国标更是气血上涌,怒不可遏,直接一巴掌朝着林君河甩了过来。

林君河嘴角划过一抹冷冽的笑意,直接伸手一抓,把林国标的手按在了半空之中。

而后,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事情。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一个过肩摔,直接把林国标给丢了出去!

“哎哟……”

林国标被丢出去好几米远,屁股都差点给做裂了。

林天琅见到这一幕,马上咆哮起来:“畜生,瞧你做的什么事情,你眼里还有林家么?给我跪下!”

说着,他就冲着林君河冲了过来。

“就你,还不配代表林家。”

林君河冷冷一笑,淡淡道:“还有,你是忘了刚才我说的话了?”

“啪!”

林君河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得林天琅猝手不及,眼冒金星。

而后,林君河又一脚揣在了林天琅的膝盖上。

“啊!”

一声惨呼,林天琅直接跪倒在地。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疯了,林君河绝对是疯了!

他居然在林家这么多人面前大闹,把林天琅父子都给打了?

这还是在老爷子面前呢!

“林君河,你想做什么?还不快点跪下认错!”

“畜生,真是畜生啊!非礼你大嫂不说,现在事情败露还要打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众亲戚马上怒斥起来。

林君河愣了一笑,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我平时你们嬉皮笑脸的,是因为你是我亲人,我给你面子,别以为是我怕了你!”

“谁想跪下的,过来,跟林天琅一起!”

大厅里,再次一片沉寂,连一根针掉下去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楚。

他们一个个都惊恐而错愕的看着林君河,觉得林君河是如此的陌生。

这还是以前那个在家族里毫无地位,逆来顺受的瘾君子么?

“林君河,你到底想怎么样,反了,真是反了你了!”林老爷子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愤怒过。

“林君河,你真觉得自己没错?”

老爷子一拍椅子扶手,站了起来,威势惊人。

作为林家的主权者,他的气势全部都发散了出来,让周围的其他人都下意识一滞,没有一人敢说话了。

“没有!”

林君河依旧是身板挺直,没有半点要屈服或是认错的样子。

“我说过,我是被陷害的,我何错之有?”林君河认真道。

“你说你是被陷害的,那你的证据呢?”林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虽然刚才被气昏了头,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他也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有些蹊跷。

怎么会这么巧,林君河想要调戏大嫂,就被人给拿相机拍了下来?

“证据我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敢保证,昨天晚上是有人设局陷害我,而且还有人给我下毒,差点让我活不到今天!”林君河铿锵有力的开口,让周围的林家众人一惊。

如果林君河说的是真的,那可真是大事件了!

林君河瞥过那狐媚女子一眼,发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旋即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你说的,全是猜测,如果没有证据,并不能算数。”林老爷子皱眉。

“爷爷,给我一周的时间,我肯定能找出证据!”林君河看向林老爷子,一脸诚恳。

“爸!可不能听这混账东西在这信口雌黄,我建议现在就把他逐出林家,这次嫣然差点遭了他的毒手,下一次呢?要是他脑袋发昏,想要对其他大家族的女人下手,那我们林家,真要毁在他的手上!”林国标急了。

“闭嘴!”林老爷子一喝,吓得林国标马上乖乖闭上了嘴巴,跟个乖宝宝一样。

“那如果一周后,你没找到证据呢?”林老爷子沉声开口,看向林君河。

“到时候,不必你们多,我自己主动跟林家断绝关系!”林君河认真道。

“好!我就给你一周的时间!”

“都散了吧,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林老爷子的命令,大家只能听从,很快,大厅里的众人就散去了。

只剩下林天琅父子,虎视眈眈的盯着林君河看,冷哼一声之后,也就都走了。

临走前,林天琅嘴角还划过一抹冷笑。

证据?能有个屁的证据,一切证据全都被自己消除了。

再让涉事的人这一周出去躲藏一下,看这林君河,能找到什么证据。

这一次,他是肯定要被赶出林家了!

看着林天琅按耐住兴奋的样子,林君河也冷笑连连,看来事情真是林天琅这几人做的,这倒是有趣了。

手足相残,这种事情林君河是没什么兴趣参与的。

但是要是招惹到了自己手上,那可就怪不得自己了。

从大厅里出来的时候,见楚默心还在那担心的等着,林君河不免觉得有些惭愧,刚想过去打声招呼,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最后只能是化为了一股讪笑。

这讪笑,落入楚默心眼中,又变成了心虚的笑。

楚默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林君河这样子,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当即,她就带着林君河回去,也不过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知道那只会让自己更加的伤心。

一路上没有半句话,两人坐着出租车,很快在一处名为尚水名都的小区停下。

第五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林君河走后,林天琅马上又跟那个狐媚女子嫣然碰面了。

“天琅,这可怎么办,那家伙怎么还活蹦乱跳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嫣然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大嫂,你先不要慌,我先给其他几人打个电话,只要这小子找不到证据,到时候还是要被逐出林家!”

林天琅一咬牙,望着远去的林君河的背影,眼中满是怨毒。

……

尚水名都。

小区里,都是独门独栋的别墅。

不过林君河却知道,自己家的别墅,是家族里的,房产证上写的并不是自己的名字。

如果真被逐出林家,怕是自己只能去住天桥底下了,想想还真是有些蛋疼。

进入自己的别墅之后,林君河的脸部马上就抽搐了几下。

因为这间别墅,内外实在是差别太大。

客厅里,除了一张木桌跟几张凳子之外,居然连个沙发电视都没有!

这房子,只能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马上,林君河就想起来,这是为什么了。

这些家具,好像都是被以前的自己犯起毒瘾的时候,拿去卖掉了……

林君河看到这一切,真是倍感头疼,怪不得楚默心对自己的态度如此的冷漠。

而且,看到房子里的窘迫之后,林君河还想起了一件事情。

在结婚之后,好像楚默心一直不肯同自己发生关系,几次强迫都没有任何的作用,最后一次,双方还动手打了一架。

最后的结果就是,林君河变本加厉,把家里的东西都给卖了去吸毒。

看着楚默心的背影,林君河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大爷的,你个死人渣,搞个这样的烂摊子给我收拾,这真是日了狗了。

“我去上班了。”留下这一句冰冷冷的话之后,楚默心直接离开了房间。

她不想跟林君河有过多的接触,在很久之前,她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

楚默心走了,这倒是让林君河感觉轻松很多。

虽然自己前世是仙尊,但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心里还是不自觉的有着浓浓的罪恶感。

正在林君河想要上楼去自己的房间继续修炼的时候,他的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这让林君河有些尴尬。

前世自己早就已经辟谷,倒是忘了这幅身体还需要吃饭,说起来自己重生过来之后,还真没有吃过一点的东西。

马上,林君河就打开了那个只有到自己膝盖高的迷你冰箱。

家里的冰箱本来是个双开门的大冰箱,不过早就被自己毒瘾发作的时候卖掉了……

这迷你冰箱,还是楚默心去买的二手的。

打开冰箱一看,里边除了一块生姜之外什么都没有。

关上冰箱,林君河的脸部再次一阵抽搐,难道自己好不容易重生过来,结果要被饿死了不成?

想了想,林君河准备出门去看看,口袋里还剩几个钢镚,看能不能买几个馒头填填肚子。

出了别墅,隔壁不远就有一条街道,在街上随意的走着,林君河真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上一世,自己是地球上的一个孤儿,无依无靠,一生都在修炼,就飞升到了玄界大陆。

这世界,对自己来说亲切的同时,却又十分的陌生。

有些感慨,林君河突然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小年轻,在接近一个妙龄女子。

其中一人的手,已经不安分的伸入了那女子裤子后边的口袋。

林君河的眼中闪过一道金光,看见了被那鬼鬼祟祟的家伙用手指捏住了的手机,还有一抹雪白。

额……好像有些看过头了。

“住手。”

林君河几步上前,直接按住了那家伙的手臂。

“草,你小子什么玩意?快放手!信不信老子揍你?”那黄毛小偷脸色一变,扬起另一只拳头冲着林君河示威。

“就凭你?怕是没有这个本事。”

林君河不屑的一笑,摇了摇头。

“嘿,你小子还挺嚣张,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

黄毛男子叫嚣着,直接一拳狠狠朝着林君河的脸上砸了过去。

林君河松开了抓着他的右手,而后用左手猛的往前一抓。

“哎哟……”

那黄毛小偷嘴里马上就响起一阵惨叫声,他只感觉被林君河这么轻轻一抓,自己这手的骨头就快要碎了。

“现在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本事了吧?”林君河说着,满脸戏谑的看着对方的眼睛。

“知道了,知道了!”黄毛男子被吓惨了,脸都唰的一下白了。

“知道了还不把东西还给人家?”

林君河愣了开口,黄毛小偷马上把手机跟烫手山芋一样丢回给了那妙龄女子,而后转身就跑,跟逃命一样。

不过一边跑,还一边怨毒的回头破口大骂:“草,你个愣头青,想当出头鸟是吧,给老子等着。”

林君河哭笑不得,面对这种货色的威胁,他都懒得搭理。

这幅身体虽然现在还很弱,但是这种货色,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你没事吧,白色的小姐。”林君河笑眯眯的开口,随后马上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自己下意识第一印象就脱口而出……

都怪这苍天之眼,坑爹呢吧,自己明明没想透视那么深的。

那妙龄女子一下也没能反应过来林君河在说什么,反而是冲着他爽朗的一笑:“谢谢你,不然我的钱包手机估计都要遭殃了。”

“我叫苏敏菁,你呢?”

“林君河。”

林君河淡淡一笑,刚准备保持一下绅士形象,肚子却很不听话的响了起来,搞得林君河异常的尴尬。

不过苏敏菁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笑了笑之后落落大方的道:“正好我也没事,不如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这个好。”

林君河一喜,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美美的吃上一顿补充体力,不然修炼都没力气了。

很快,二人就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面馆坐下。

“这家面馆在附近可是很有名的,不少人住得远的人都特意赶过来吃。”

苏敏菁刚想介绍一下,却发现林君河已经在狼吞虎咽起来,不由得哭笑不得。

看这样子,简直跟饿了三天三夜没什么区别。

看他的打扮,也不像是会饿肚子的人啊。

一碗面条下肚,林君河才饱了三分,刚犹豫着是不想厚着脸皮再要一碗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附近一个桌子上的碗筷都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林君河赶紧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痛苦的捂着心脏趴在了桌子上,旁边几个人一脸的惊慌失措。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欢看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