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悬疑推理 >

李西子by佚名-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无弹窗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推理

大小:5.6MB

时间:2018/12/06 17:45:00

内容概述:《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4721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李西子,我叫李西子,是一名阴阳先生,刚出生那年,我娘失踪了,十二岁那年,爹也去了,一个云游的道长收养了我,教了我一身的道门法术,至于为什么做这一行,还不是没得选啊。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李西子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见到这番情景,顿时就把我与大宝吓了个半死,虽说我得了师傅真传,可是,我与普通人一样,仍然是肉体凡胎,普通人害怕的东西,我也害怕。

伸手从兜里掏出了几颗黄豆,等绣花鞋靠近我时,一挥手,就等被我砸中的绣花鞋原地爆炸来着,谁成想,那绣花鞋居然跳起来,生吞了我的黄豆。

黄豆不爆炸,可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啊!

心里不免着急起来,这时,大宝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盆,对准了那绣花鞋便盖了上去。

只听绣花鞋在盆内哐哐的撞个不停,那声音跟人用脚踹门没什么区别。

绣花鞋的劲儿挺大,大宝起先是用双手按住了盆,到最后,只得整个人坐到盆上以此来镇压绣花鞋。

绣花鞋是一刻也不安宁,我在原地走来走去,一时半会儿,还就真想不出办法对付这只绣花鞋。

“西子哥速战速决啊!我快压不住这鞋了。”

大宝痛苦着一张脸,此时,让大宝坐在上面的盆子也有了上翻的趋势,透过盆子抖动的间隙,很容易就能看到,让大宝盖住的那只绣花鞋,就像是一个活生生人,可以把鞋尖想象成一只手,那绣花鞋这会儿就在用鞋尖拼命的向外推盆子。

它着急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回想起栓子跟香香,自打他们家房后出现了聚阴棺,压舌玉后,连带着他们两个人也出现了情况,而伢子叔这边,除了他的狗,他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思虑了半晌,一咬牙干脆冲着大宝说:“大宝你先起来,我倒要看看那绣花鞋到底要干什么?”

“是你说的哈!那我起来了。”

大宝嘴里数着一二三,还没等三说出来,他人便被盆顶了一个四仰八叉。让盆子盖在下面的绣花鞋重见天日后,在地上蹬了蹬泥土,那动作像极了咱们农村孩子与孩子之间的赛跑。

比如,挖地会往手心里吐唾沫,这样干起活来更有劲儿。赛跑蹬地上的土,就跟加油的意思差不多,想到这儿,一个不好的想法油然而生。

“那绣花鞋要跑,大宝,再给我把它盖上。”

大宝有几分不悦,但使唤他的人是我,即便他再怎么不愿意,还是将地上的盆子拿了起来。

可惜,那绣花鞋仿佛早就料到了我还会用盆子来束缚它,一蹬脚,像是一道闪电般,咻的一下就跑不见了。

一时间,三个大男人愣在现场,好一会儿,伢子叔冷不丁的来了句“这鞋子都是成双成对的,你们说,它是不是去找另外一只鞋了?”

另外一只鞋?认真分析伢子叔的话,其实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这样,伢子叔,你去找人借只绣花鞋来,我相信将绣花鞋塞到狗肚子里的那个人,一定没有另外一只鞋。”

伢子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直到伢子叔走远,大宝终于是忍不住好奇了,便问道:“西子哥,这样就能将那只会跑的绣花鞋抓到吗?”

“没错,你看方才那只绣花鞋在踩在地上的脚印,很大,而且,一点也不像是女人穿的绣花鞋。”

说到这里,大宝更加疑惑了。

“卧槽,男人也兴穿绣花鞋吗?”

有时候,我是真的怀疑,大宝的脑袋是不是生锈了。

我笑了笑解释道:“并不是男人兴穿绣花鞋,而是在旧社会,有一种结婚习俗,男人跟女人结婚,男人会穿媳妇亲手做的绣花鞋,而这女人,也要穿男人买的绣花鞋,但根据习俗,男女双方要互换绣花鞋才行,故此才有了,男人穿一只女鞋,再穿一只男鞋,寓意鸳鸯佩,夫妻成双成对,脚踏实地的过好日子。”

这一说来,大宝也算整明白了。

“意思是,那绣花鞋再给自己找伴?要是找不到呢!”

大宝疑惑更甚。

“找不到,那咱村的女人可要倒霉了?”

不是我危言耸听,就凭绣花鞋飙跑的速度,要不了一夜,全村女人的鞋子都会少一只,要是少鞋也好说,若是慢慢地开始少人,那就不是闹着玩了。

与大宝又说了会儿话,就见伢子叔衣衫不整,嘴角还噙着笑意,手里拿着一团让报纸包裹的不知什么东西,乐呵呵的就走到了院子里。

“爹,让你借只绣花鞋,怎么借了那么久?”

大宝有些不满伢子叔做事的态度,伢子叔却是一脸春分得意的说:“咳,刚才去了马寡妇家,那婆娘非让我看她买的新衣裳,咳咳?”

伢子叔越说越离谱,看他那一脸色相,我就知道,他跟马寡妇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是对这方面不是很通透的大宝,还蒙在鼓里。

对于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儿我是不屑去做的,于是就催促着伢子叔说:“绣花鞋借来了吗?”

“借来了,就是有点味儿?”

伢子叔一抬胳膊,就把手里的那一团报纸给拆开了。报纸一拆,的确是一只小巧的红色绣花鞋,连花样都跟会跑的那只有九分相像,只是这满满的鞋臭味,让我一度怀疑,这马寡妇上辈子是不是个男人,这丫的鞋太臭了。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